期末将至,我将不懈练琴,至考方暂歇。我将不去逛街,不熬夜,不追剧。我将不耽玩乐,不猎男色,不沉迷游戏。我将悬梁刺股,生死于斯。我是琴房的画像,音乐厅的幽灵。我是唤醒黎明的号角,渴求音乐的旅人,守望琴谱的双眼,追寻艺术的灵魂。我将生命与希望献给古典钢琴,今日如此,日日皆然。

[韩叶]人间锋利—2

私设如山。
韩叶主,喻黄出没。本章没有喻黄。
第一章在好久之前,羞愧。
写点想写的故事,十分感谢阅读。

人间锋利-2

“我哪能挨打。”叶修塌着腰坐在后台的备用琴凳上,农民揣的样子裹着厚重的羽绒服,和台前的气质一比简直高下立判。

韩文清看他一眼,叶修啧一声道:“哎,你还别不信,哥在东北都称王称霸的。”
大提琴部的张佳乐正好夹着谱子往自己的声部走,闻言伸手拍了拍叶修的肩膀,捂着嘴用大家都听得到的声音道:“老叶,看你朋友在这儿的份上,给你留个面子。”
“哎你怎么回事!”叶修用胳膊肘捣他:“我可记仇,以后你的音乐会不会出现钢琴了。”
喻文州拍了拍指挥台示意众人下一首马上要上台了,这时叶修才从袖筒里拔出手来,...

偷偷许个愿,希望音乐会的时候有人给我送花。

强迫自己享受舞台。

周一老师带了好多南果梨,让我拿两个吃,见我喜欢,干脆都留给我了。
怕我没看到,还发微信叫我记得吃。

今天又上班,干脆带了一兜来给我。

她常常暖的我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有些遗憾我只是她的一个弟子,又十分庆幸我是她一个弟子。

她徒子徒孙太多了。我十分舍不得毕业,尤其舍不得离开她。

她是我无望时候温暖的光。

我已偷偷当她是至亲,也偷偷希望她当我为至爱。
不谈奢望,在学校里收获了一个母亲,已经是人生幸事。


今天和师哥拌嘴,老师帮我怼。

今天老师给我订了两个花篮,还帮忙张罗。

   10.18


今天老师把张嘴求人的事都帮我讲了。本来应该我去求人的,老师都替我做了。

走台...



昨天到了,接连不断做了一夜梦。
没有一件是好的,连续着,最后是停在高中的年纪,对我妈落着泪说让我去跳楼吧。

倒是没跳成,放学后竟也没有晚自习。一个人坐在教室里,周围的板凳都放到了桌子上。
我趴在桌子上不想回家。

太真了,在沈阳的时候,就不想回家。甚至过年更也难过,直想着一个人去哪里溜溜达达得了。

我快是有乡无家的客人。

记得看过一条微博,说回想很开心的事情。

我想了半天只有这么几件。

1.新生报到顺手帮了帮小师妹,她的家人邀请我一起吃饭。饭桌上她妈妈说拿我像女儿那样看待。虽然八成是客套,但是看到人家举手投足不经意流露出来的和谐家庭,就忍不住羡慕。所以被这样的人家说,就远远的很开心。

2.老师说我跟她有共鸣了,终于弹出来一点味道。

3.过不去的夜晚室友陪着熬到两点多一起去睡。

4.我喜欢的梁老师她也有一点喜欢我。

5.和喜欢的人去了梦寐以至的西安。

6.和卷不约而同的写了唐多令。

7.小学还住在老房子里。有一年暑假,爹妈上班,一个人在家。妈妈给我打电话,让我赶紧打开电视,正在演快乐驿站。

8.小学有一段时间,天天晚上跟爸妈玩打地...

买一间不太大的房子,装修成工作室的样子,专门用来上课。
然后选一个喜欢的酒店,和里面喜欢的套间,订三十年。
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居所。

为此含泪浮一大白

七宝勇敢点儿:

今天稍微有点空的时候又拿了拿笔,眼见要不会写中国字了。

第一首鹧鸪天是七荼老师写的,唐多令的下阕也是七荼老师写的。

昨天翻了翻三年来的信,有点感慨。

顺便可怜一下两位才尽的七郎好吧。

@七荼_一包包糖 

从前伤心,就一个人去阳台发呆,看保安巡逻,看风亮灯灭。
其实在小学就厌了。只是后来学的东西太努力,不甘心没有成果而终,苟且支撑着走到现在。
现在呢,更厌了。
特别好的朋友也有,室友们也好,爱情现在不稀罕。好老师也经历了很多个。
家人具在。
挺圆满的是不是?
没有求而不得的人和事物,没有辗转反侧的原因。

所以每次丧,我都觉得,哎呀,真的足够了……

常读红楼梦,读到贾宝玉痴痴傻傻,说在所有人之前就死了,然后她们为他哭一场,眼泪汇成大河,他就这么去了。

难道是喜读庄子的人在这方面也通嘛

我常觉得已然足矣,今夜犹甚。

© 七荼_一包包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