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看过一条微博,说回想很开心的事情。

我想了半天只有这么几件。

1.新生报到顺手帮了帮小师妹,她的家人邀请我一起吃饭。饭桌上她妈妈说拿我像女儿那样看待。虽然八成是客套,但是看到人家举手投足不经意流露出来的和谐家庭,就忍不住羡慕。所以被这样的人家说,就远远的很开心。

2.老师说我跟她有共鸣了,终于弹出来一点味道。

3.过不去的夜晚室友陪着熬到两点多一起去睡。

4.我喜欢的梁老师她也有一点喜欢我。

5.和喜欢的人去了梦寐以至的西安。

6.和卷不约而同的写了唐多令。

7.小学还住在老房子里。有一年暑假,爹妈上班,一个人在家。妈妈给我打电话,让我赶紧打开电视,正在演快乐驿站。

8.小学有一段时间,天天晚上跟爸妈玩打地...

买一间不太大的房子,装修成工作室的样子,专门用来上课。
然后选一个喜欢的酒店,和里面喜欢的套间,订三十年。
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居所。

为此含泪浮一大白

七宝勇敢点儿:

今天稍微有点空的时候又拿了拿笔,眼见要不会写中国字了。

第一首鹧鸪天是七荼老师写的,唐多令的下阕也是七荼老师写的。

昨天翻了翻三年来的信,有点感慨。

顺便可怜一下两位才尽的七郎好吧。

@七荼_一包包糖 

从前伤心,就一个人去阳台发呆,看保安巡逻,看风亮灯灭。
其实在小学就厌了。只是后来学的东西太努力,不甘心没有成果而终,苟且支撑着走到现在。
现在呢,更厌了。
特别好的朋友也有,室友们也好,爱情现在不稀罕。好老师也经历了很多个。
家人具在。
挺圆满的是不是?
没有求而不得的人和事物,没有辗转反侧的原因。

所以每次丧,我都觉得,哎呀,真的足够了……

常读红楼梦,读到贾宝玉痴痴傻傻,说在所有人之前就死了,然后她们为他哭一场,眼泪汇成大河,他就这么去了。

难道是喜读庄子的人在这方面也通嘛

我常觉得已然足矣,今夜犹甚。

江南声



微微有些心酸的产物,纯属自我满足,因此不打tag。晓得的不要讲出来,不晓得的也顺其自然。完全不与真人相干,文中有真有假,自证随意,切勿告之。

平生只有双行泪,半为苍生半美人。

“丫头,听相声怎么不早点来?”刚结束了这晚的相声,苗阜跟在王声后面打帘儿回后台就看到莫小姐,一边解大褂一边打趣她。

“今天不宜视察工作,只宜接人下班。”她笑眯眯的把书收起来:“我们要吃宵夜,苗老板去不去洒金桥?”
“今天不宜多余,只宜独自回家。”苗阜在衣柜后面三两下换完衣服出来:“秀个没完,罚你俩锁门。”
“走吧你。”王声挥挥手撵他:“走路看车,明儿囫囵个的来。”
“妹妹,你替我治他。”苗阜点点王声:“治的服服帖帖才...

意外的萌上了再驰老师。再驰老师太可爱了我爱他!小王子还是辣么可爱,学塑料袋学的愈发精益了。蹲到他两次满足的语无伦次。小小王子跟他简直一模一样啊肯定是亲儿子。来了几天基本天天晚上都是和七宝老师在园子听到十一点然后坐车去洒金桥买晚饭再溜达回去吃。

园子太有意思了,比专场还有意思。

西安是还会再去的,这园子太勾人。

[韩叶]人间锋利-1

复健。
非囚这个文说起来我很不好意思,之前都设定好了来着,然后我……我都忘了……绞尽脑汁也有点想不起来。最近看看能不能重新设计一下。
新开了个坑,有点腹锈笔钝之感,私设如山,多多包涵。

Cp:主韩叶 喻黄出没

人间锋利

“叶修?” 


叶修刚从台上下来,夹着自己的琴谱掏出烟盒,听到有人喊自己名字连忙答应着:“哎,哎?你好?” 

那人略显局促,皱着眉头干干巴巴的解释:“我是学校的国防生……” 

“哦哦”叶修一脸了然,只当是来要时间表的:“厉害啊,欣赏水平够高的,欢迎你多来听我们院的音乐会啊。” 

那人显然不是叶修想的样子,只是被打断也不好接着说,只道“...

我昨晚做了个梦
梦见初中暗恋的男生一直在跟我套近乎
我还很得意的跟朋友讲起来这件事
然后他一直坐在我身边
醒来还是觉得很高兴


看到一句话是这样说的

一切事情到最后都会尽如人意,如果不尽如人意,就是未到尽头。

最近有一点脆弱,忍不住落泪了。


昨晚找不到正确的姿势入睡,辗转了一夜都睡得不好。不知道梦到了什么。

不是什么818贴,没有HE

有点想写文,没有合适的梗。

Five hundred miles

If you miss the train I 'm on
如果你错过了我乘坐的列车

You will know that I am gone
你会知道我已经离开

You can hear the whistle blow a hundred miles
你能听到我的汽笛,就算站在百里以外

A hundred miles , a hundred miles
我越来越远,我已经离开

A hundred miles,a hundred miles
我已经离开

You can hear the whistle blow,a hundred miles
汽笛会带给你我的消息,就算我已经在千里之外

Lord I am...

一年多叹

前几日说好了复健,于是重新读书。
看了七宝老师的重读十分有些汗颜,这么对比的话我的阅读时间是远远少于她的。
手头的书不太多,一本行者无疆,一本千年一叹,一套俗世奇人,一本荒废集,还有一本刚买的矫健中短篇作品集。

昨晚匆匆忙忙的看了几页矫健,荒废集有些不爱看了,闲置在书架上。

看到七宝老师的艾特翻出来葡萄牙的几篇重新读了读。从高中一开始读这里就有些不满余秋雨对葡萄牙态度,近几年爱国情绪高涨,越读越不敢苟同。
自身可怜的经历从来不是侵略的借口。这一点我国一直做的很大气,不管是教科书还是主流观点都是从我国自身找的原因,认为是我弱而非敌强。千年以来的文人气度仍旧没有流失,细细品味过来大国风度尽显。
这是特别特别令...

© 七荼_一包包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