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没劲,有点懒,欢迎聊闲。
好骂街,热心肠,乐意帮忙。
喜欢您来

江南声



微微有些心酸的产物,纯属自我满足,因此不打tag。晓得的不要讲出来,不晓得的也顺其自然。完全不与真人相干,文中有真有假,自证随意,切勿告之。

平生只有双行泪,半为苍生半美人。



“丫头,听相声怎么不早点来?”刚结束了这晚的相声,苗阜跟在王声后面打帘儿回后台就看到莫小姐,一边解大褂一边打趣她。

“今天不宜视察工作,只宜接人下班。”她笑眯眯的把书收起来:“我们要吃宵夜,苗老板去不去洒金桥?”
“今天不宜多余,只宜独自回家。”苗阜在衣柜后面三两下换完衣服出来:“秀个没完,罚你俩锁门。”
“走吧你。”王声挥挥手撵他:“走路看车,明儿囫囵个的来。”
“妹妹,你替我治他。”苗阜点点王声:“治的服服帖帖才行。”
莫小姐看了王声一眼还没回话,王声便道:“我自然服南买,用你多嘴。”
“得,南丫头这眼神捧的功力比你深。”苗阜把外套往肩膀上一搭不给他顶嘴的机会:“走了啊。”


说话间王声也换好了衣服,一边把苗阜窝在柜子里的大褂挂好一边扭头问她:“今晚吃个三秦套餐?”
“我带了个起司蛋糕,下班的时候排队买的。”
“什么气死蛋糕?”
莫小姐从包里拿出来道:“我买的时候就剩下这最后一个了,刚才没好意思拿出来。下回咱们再给苗阜带。”
“先不管他。”王声掏出手机来鼓捣半天拍了一张。
“拍这个干嘛?”
“发个微博,南亲请我此气死蛋糕~”王声带着微微得意的神情。
“陕西话十级了吧,这是一条有声音的微博。”莫小姐用勺刨了一大块给王声喂过去。
“我有贤妻。”王声嘴中有东西说的含含糊糊。
“嗯,你还有温暖的毛袜子。”莫小姐喂自己一口:“我也觉得自个暖地很么。”
“那我还有夏天的干啤,充满阳光味道的衬衫,还有日复一日垂涎许久的梦想。”
“自己背自己写的东西像话吗?”
“莫老师记性这么好?”
嗨,能记不住吗,这是文人写给莫小姐第三十二封情书里的一句话。



“今天不去接你,我要出去鬼混。”莫小姐歪头夹着手机收拾包。
“不准泡小男生!”
“十一点,都是民谣的朋友。啊?哈哈哈好的我问问他。声,他们请你们曲艺界的一起来鬼混,有没有空?”
“我有,一会儿问问下嘴唇儿他们。”


这局子的赶得巧,正好第二天是青曲社的轮休。
演出完苗阜王声带着木头艺博海乐玉浩一干人等浩浩荡荡的奔向洒金桥。
可巧那群人也刚到,王声和莫小姐一见就跟磁石似的吸到一起窃窃的不知道说什么。
两边里见之起哄:“哎哟别腻了,赶紧吃完饭你俩回房商量大事。”
一起哄两边觉得哎哟合额滴脾气么,一下子便熟了很多。
点了几把烤肉犹不过瘾,左右明天皆无事,又加了两坛子酒来。
不是很名贵细腻的味道,但是应景正好。
众人吃喝玩笑一阵,都带着三五分醉意,突然听见有人用签子敲桌,众人都眯着醉眼循声看去,只见王声已经面带潮红七分醉。
众人有些不解,见他扔了签子扶着小桌站起来道:“南买,南…南买……”
然后直直的单膝跪在她面前,摆出标准的求婚造型然后说:“嫁给我吧。”

没有鲜花,没有戒指,只有醉眼朦胧仍旧固执的坚持和周围鼎沸的人声喧嚣。

莫小姐听见自己说,好。


江南声END

感谢阅读。

评论 ( 7 )
热度 ( 2 )

© 七荼_一包包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