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人间锋利—2

私设如山。
韩叶主,喻黄出没。本章没有喻黄。
第一章在好久之前,羞愧。
写点想写的故事,十分感谢阅读。

人间锋利-2


“我哪能挨打。”叶修塌着腰坐在后台的备用琴凳上,农民揣的样子裹着厚重的羽绒服,和台前的气质一比简直高下立判。

韩文清看他一眼,叶修啧一声道:“哎,你还别不信,哥在东北都称王称霸的。”
大提琴部的张佳乐正好夹着谱子往自己的声部走,闻言伸手拍了拍叶修的肩膀,捂着嘴用大家都听得到的声音道:“老叶,看你朋友在这儿的份上,给你留个面子。”
“哎你怎么回事!”叶修用胳膊肘捣他:“我可记仇,以后你的音乐会不会出现钢琴了。”
喻文州拍了拍指挥台示意众人下一首马上要上台了,这时叶修才从袖筒里拔出手来,把暖宝还给魏琛然后开始解厚重的羽绒服。
脱下羽绒服随意的卷起来就要往袋子里塞,韩文清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伸手接过来道:“我帮你拿。”

叶修一愣,道:“那你可就没法去观众席了,西装太薄,我下台就得穿外套。”

“知道了。”韩文清说:“在后台等你。”

叶修虽然心下有些奇怪这人来竟然不去前台坐,但是演出任务繁重也不容他细想许多。匆忙的给韩文清塞到他平时坐的位置就整理衣服准备上台了。


压轴的曲目是莫扎特第二十四钢琴协奏曲。这个作品和叶修的演奏风格极为契合,效果拔群,在首演之后就被定为学院的保留曲目,凡是场合合适,总免不了合作演奏一回。
韩文清就听过至少三次,虽然叫不出来具体的作品号,一听是这个,他在后台坐的愈发气定神闲——总归没错过什么新作品。

协奏结束,叶修一下台就裹在了韩文清预备好的外套里。这种待遇,绕是也是头一回享受,心里暗暗觉得有个人在后台接驾实在是称心如意。

叶修弹完协奏曲确切的说就已经结束了演出任务。结尾用的万金油春之声圆舞曲,压根没有钢琴席位。只是结束还要合影,所以他还不能换掉单薄的燕尾服。
韩文清尽职尽责的拿着叶修的谱子,还塞给他一个热水袋。

“这暖水袋是哪里来的?”叶修好奇道:“想这么周到,还没问你叫什么,我挺不好意思的。”
韩文清满心以为他是认出自己来了,这一句给思绪万千都堵了回去。
“韩文清。”韩文清道。
“耳熟。”叶修一边夹着热水袋重新揣起袖子一边思考:“我肯定听过,你别急。最近太忙,我有个音乐会一结束就脑子不好使的病,见谅见谅。”

“不急。”韩文清见他这个样子起了玩笑的心思,道:“你比较急,我每次都不急的。”

“啊……?什么……”叶修闻言一个激灵坐直身子,脑内开始走马观花。


小学时候初学琴,五线谱读不利索,手也不好使。每次拿到新的作业,练琴都是痛苦的抓心挠肝。
偏偏叶修的母亲正是大学里钢琴系的教授,懂行到任他再机智也糊弄不过去。
学校里的男孩子们约着放学一起出去玩儿,叶修就让他们去家里喊他。
刚开始这招好用的很,叶太太放了几次人,后来见愈发放肆,说死也不答应了。只说叶修不在家,打发了小猴子们了事。
叶修就趴在窗台上看着。少一个人并不太会少许多乐趣。待叶修的同学们下了楼,走出楼道脚步愈来愈轻快的时候,只有韩文清头望了望,记住了他抓耳挠腮的样子。

再后来叶修央韩文清他们恳切的多喊他几次,成败参半。

再后来学习的学习,学琴的学琴,双双搬去了各自的学区房。刚开始该偶尔通个电话一起出门玩儿,随着学业也忙,琴业也忙,从此断了来往。

谁也没想到能在同一个大学里遇见的。
之前新年音乐会韩文清就看这个钢琴席眼熟,没敢认,直到叶修个人音乐会的海报满哪儿贴出来这下才肯定。偏偏那时候忙,只订了束花送过去。只是花上也没贴名字,到了而今相认罢了,送花的事儿还是一概不知。

叶修走马观花完毕,十分有些不好意思没认出来这个旧相识,带着几分讨好的用手肘捣了捣韩文清道:“幸亏我家老太太逼着开音乐会,要不还错过你了。”
韩文清道:“老太太?”
“哦。”叶修说:“就是我教授,老太太了。一会儿合完影去她办公室换衣服,我有钥匙。”
话音刚落主持人下来招呼演员上台,叶修匆忙的脱了外套连着热水袋往韩文清怀里一塞:“别走啊,等我回来。”
“嗯。”韩文清答应。

结束后,后台涌进呼啦啦下来一大片衣冠楚楚的乐手。各自收拾谱子和乐件儿的时候黄少天扯着脖子喊:“大指挥发话了,抓紧时间回琴房换衣服,老规矩老地方!”
叶修从一片欢呼中穿过来,一边披衣服一边拽着韩文清往音乐厅外走,道:“你晚上也没吃饭吧,我换完衣服带你下馆子。”
“我不饿”韩文清认真道。
“我饿。”叶修也认真道:“我特别想吃饭,国防生应该挺会喝酒的吧。”


人间锋利T.B.C

感谢阅读。

评论 ( 2 )
热度 ( 18 )

© 七荼_一包包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