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没劲,有点懒,欢迎聊闲。
好骂街,热心肠,乐意帮忙。
喜欢您来

[韩叶]人间锋利—3

一点小日常。
想尝试着开个小车,看剧情推进吧
本章节喻黄双花微微出没。
感谢阅读




人间锋利-3
“我不喝酒。”韩文清认真道
“不打紧。”叶修裹着大衣伸出一只手来拽着给他拿着琴谱和暖手宝的韩文清:“跟我上去吧,在这儿怕是要把你弄丢了。”
韩文清来不及答应与否便被他拽着,随着人流往音乐厅外走。

通往音乐学院的昏暗的走廊上全部都是乐团和合唱团的演员,熙熙攘攘中叶修更怕丢了韩文清找不到他,反手紧紧的拽着他手腕。
韩文清被他拽的内心一片没经历过的柔软,便也回手握着他的手腕,只想着这人看起来中等身量,摸起来却是没什么肉的。

再度灯火通明起来是到了音乐学院一楼大堂,叶修把他拉到身边并肩同行然后松了手。韩文清也顺势松了,冷不丁见叶修一个激灵,两个女孩子从他背后冒出来拽着长裙拎着琴盒。
叶修无奈:“这么戳我不怕弓子折了吗?”
“不怕不怕,正好换新的。”一个女生巧笑言兮的冲他道:“我今晚和秀秀去大保健,不跟你回家了。”
“你俩这是又有钱了”叶修道:“去吧,明天要接你们吗?”
“不要,我们要出去逛街。”另一个道:“说不定逛完街喊你。”
“别。”叶修赶紧走两步:“我明天挺忙的你俩玩吧注意安全。”

两个姑娘撇撇嘴转身走了,韩文清跟在后面心里五味杂陈,忍了忍没忍住,开口问道:“女朋友?”
“啊?你说苏沐橙啊,她我姑表妹,另一个是她室友。这边走。”叶修熟门熟路的领他上三楼右拐掏出钥匙开了办公室的门道:“那两个小孩以前一个宿舍,嫌条件不好搬到了我对门。今晚要去那什么水疗?我也不懂。”
叶修关了门麻利的脱下西装皮鞋,一边套上毛衣牛仔裤一边感叹:“冻死了,珍爱生命,远离舞台。”
韩文清心里五味杂陈的感觉消了大半,把他脱下来的西装挂进防尘袋里,看他从鞋盒里掏出的鞋十分讶异:“你还打球?”
“我打什么球我的生命在于静止”叶修系上鞋带:“这运动鞋还是刚才那俩买的。汇报完毕,还有什么要拷问的吗?”
“篮球鞋。”韩文清纠正。
“差不多。”叶修道:“咱走吧?”
韩文清看这一室的人仰马翻问道:“不用收拾收拾?”
“老师后天才上班呢”叶修狡黠的笑
韩文清叹了口气,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说话间办公室电话连蹦带跳的吵起来,叶修过去接了:“您好教授办公室。”
“阿修啊,侬系唔系该到了,阿拉点嘅菜已经……”
“行行行”叶修赶紧打断黄少天:“我就听不了你这一嘴粤式上海话”
“我学你老师学的不像吗!哎喻文州说我学的像你是不是没仔细听啊,我再给你说两句……”隔着听筒黄少天的声音都清清楚楚的传出来。
叶修皱着眉头应付他:“像,给我留俩座位,十分钟到。”说罢赶紧挂了电话。
黄少天捏着手机道:“两个座?苏妹子到了啊……”
张佳乐闻言伸头过来道:“他今天不是带了个朋友过来。”
“哇靠。”黄少天大喊一声:“刺激了”转头去一边喊喊正在协调菜单的喻文州一边走过去:“指挥!”
喻文州不防备吓了一跳,转过身来伸手牵上他的手问:“又想起什么想吃的?”
黄少天老脸一红,突然觉得很不好意思,但是又憋不住说话,凑过去神神秘秘的:“文州,我觉得叶不要脸快要被降住了。”
“谁?他那个朋友?不是今天刚出现的吗”喻文州笑。
“那可不碍事儿。”黄少天信誓旦旦::“我看这个比王杰希准多了,二十年来从同学早恋到街坊绿帽从没错过一回,他俩不是以前有一腿就是以后会有一腿。”


喻文州向来依着他,只满口答应着拥他回包间坐下。
此时包间里已然坐的七七八八,相熟的人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喻文州看人都到的差不多了,让服务生开始上菜。说话间叶修和韩文清一前一后推门进来,看张佳乐旁边有两个空座位,便走过去坐下。

张佳乐见是他们,乐呵呵对叶修道:“带家属来了?”
韩文清闻言仿佛被外人捅破了窗户纸,身体僵硬的坐在椅子上。

叶修伸手揽着他肩膀故作亲昵的靠上去,伸手对张佳乐和他身边的男生指指点点:“就准你带。”
“我光明正大”张佳乐说着勾着孙哲平的脖子。
“你可给音乐学院涨点脸吧”叶修松了手道:“思想开放和不要脸是两回事。”
“老子今天不打你就不姓张”说着伸手一巴掌就要拍在他背上。
韩文清见着反射性的抬手臂一挡,叶修周周全全的在他臂弯下。
“哎哟疼了!你看你。”叶修属实又几分不好意思,连忙安抚性的揉了揉他胳膊顺带埋怨张佳乐。
“不疼。”韩文清道。
张佳乐也不好意思的紧,狠狠瞪了叶修一眼。
叶修极有捅娄子的觉悟,正好服务生打开啤酒放上转盘,赶紧拿一瓶给张佳乐倒了一杯道:“渴了吧”
张佳乐撇撇嘴道:“赶紧去哄你那位吧。”
“咳”叶修看他一眼,压低声音跟张佳乐说:“还不是呢。”
张佳乐没听清,追问:“什么?”
“没什么。”叶修掩饰般的又给韩文清夹肉,对他道:“这家的锅包肉极好吃,你尝尝。”
张佳乐不依不饶道:“再说一遍!”
他旁边的孙哲平拽拽他:“别闹”
张佳乐调转枪口:“哇靠孙哲平你说我闹是不是?”
“怕你吃不着肉,现在这一盘我数了数一人一块都不够分。”孙哲平认真道:“叶修已经夹走一块了。”
张佳乐点点头:“有道理。”
叶修叹了口气,又听见喻文州拿起高脚杯用筷子敲了两下于是放下筷子不再言语。


韩文清看着满桌的陌生人多少有些不自在,垂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叶修早已经习惯了这种饭局,虽说都是熟人必要的流程也要多少走一走,便举着酒杯等指挥说两句场面话。
喻文州举杯示意了一下笑道:“大家排练演出辛苦,这场特别成功。叶修也是咱们团常驻的钢琴席,大家合作的一直比较愉快。在座的都是自家人和家属,多客套反而显得生分。今晚尽兴玩,不过瘾再换场子。”说罢喝了口酒意思了一下,众人陪喝一回,这才正式开动。

T.B.C.

评论 ( 4 )
热度 ( 15 )

© 七荼_一包包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