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没劲,有点懒,欢迎聊闲。
好骂街,热心肠,乐意帮忙。
喜欢您来

[韩叶]太平年

一发完结。

文化生韩×艺术生叶

一点小故事


太平年

Part.0

“我和他从初中认识,后来做了一年同桌。”

“没有然后,然后就不太熟了。你还想要什么然后,演电视呢?”

“差不多睡觉了啊,都给你们讲完了。两三点了吧,你们不睡觉不要阻止我延年益寿。”

“昂我又不像老魏,哥还没暴富有点不甘心早死。”

 

Part1

叶修这天抽烟抽的格外凶,吃饭也是草草戳了几筷子就吃不下了。

只是惯例日常的排练尚且投入,一完事几乎立马兴致缺缺。

乐团里里一干人等觉得奇怪,也不好明着问,聚在一起合计半天推魏琛去旁敲侧击。

只是魏琛对于人情世故也不太灵光,就变成两个人坐在阳台上一根接一根的趋近肺癌。

一盒烟怎么说也不抗造,再伸手便已经是摸了个空。叶修叹了口气,魏琛看他这个样没忍住嘴欠道:“想死没找到人埋?”

“滚”叶修道:“我陷入了人生的难题。”

魏琛闻言皱着眉头正经起来,掐灭手里夹着的烟问道:“家里知道了?”

“没呢。”叶修说:“没那么严重,就是初中同学聚会,老师点名都要到。”

“嗨,我以为什么呢。”魏琛说:“你学历还真到初中了?”

“嫉妒吗”叶修挑挑眉。

“谁没念过书似的。”魏琛不屑:“你别不信,我初中同学技校毕业就结婚生娃了。咱们大一音乐会那会儿人家左妻右孩。”

“我初中同学平均水平国内前十的学校。”叶修道:“没想到吧。”

“兄弟,你怎么混进去的。”魏琛一脸佩服:“这局咱们得去,为艺术家挣回一点面子。让沐橙给你捯饬捯饬,准是一个正经人。”

“略怂。”叶修坦诚道。

“怂个屁,有你老情人啊。”魏琛道。

叶修不说话,魏琛道:“……不是吧我今天嘴开了光了。”

叶修道:“还真不是,我和他从来没在一起过。”

“还有你讨不到的人?不可能啊。”

“不可能的事儿那不多了去了。”叶修抱着胳膊自嘲。

“失去他得到老夫,我觉得你赚了。”魏琛一本正经。

“叶修哥魏老大老板娘从网吧回来给大家带了小笼包喊你去吃。”苏沐橙靠着阳台门招呼,二人起身跟着她一同返回客厅。

除了罗辑和包子提前休假回家,此时桌子上已经围坐好了兴欣众人。

叶修接过筷子来坐下看着这群盯着他眼都不眨的人,干脆开口解释道:“过两天我有一个重逢局要出门一趟。”

方锐指点江山:“是不是回去扬眉吐气的?按着你钢琴独奏的排场来。”

叶修没忍住乐道:“不行,显得我太重视了。”

“我知道了!”苏沐橙举手发言:“女生里的白莲花装扮,哥哥,这款绝对符合你。”

“臣附议。”唐柔道。

“行就这个了。”魏琛很大方的拿出来银行卡:“我做主你俩给他置办一套行头,就当给孩儿压岁钱了。”
“用你给。”叶修翻个白眼。

后来女生们逛街果真给叶修从头到脚的添置齐全,大体还是正装的黑白配色,只是西服换成挺括的大衣,衬衫换成高领白毛衣,还有个细碎的胸针挂在大衣领口。整个儿看来是像个艺术家的模样。

 

月团里众人都很满意,叶修皱着眉头有些迟疑:“太重视了吧?”

“没有没有。”方锐拍着胸脯打包票:“你是个艺术家,我们搞艺术的就这么带劲儿。”

 

“那我去了。”叶修摸起烟和打火机,又把钱包塞进口袋。

 

Part2

2009年11月4日

今天有点冷,上英语课又睡着了。下课的时候老师说昨天英语考试的成绩出来了正在统计,下午发试卷。他下课忍不住就去办公室看成绩了,回来还捎带着我的成绩。

唉,多在别处想我一些也好,这成绩我实不想知道,也不想让他知道。

 

2009年11月7日

他上课的时候给我讲昨个去看的电影,叫风声。好学生也跟我上课聊闲真是难得。我回家偷偷摸摸看了,第一就权当一起看过,第二周迅真的挺好看的,第三今天没太练琴,明天的钢琴课希望老师主动取消。

 

2010年12月23日

我有点恨发现这个喜欢,没法跟他好好做朋友。想祷告也无用,毕竟上帝还没有分出心神来爱我。确切说是我们这种人。我还是不过圣诞节了。


2011年3月4日

我不和他坐同桌了,他坐在我斜后方很远的地方,使劲回头才能看到,有点刻意。下午上课老师说了个很有意思的事情,我具体也忘了什么,顾不得自己笑扭头想看看他。下课他现在的同桌跑来拍我一下问我为什么总看他。

我吓得四肢僵硬冷汗也出来,只说一句我可没有便无法应对。

我已然敢诚实的写下来我喜欢他,要说出口还很难,更不要说告知他。长夜漫漫。

 

Part3

通知说是十一点,叶修怕去早了尴尬,拖拖拉拉到了酒店也十一点十分了。

服务小姐很客气的帮忙开了包间的门,她独自走进去,竟然也没到太多人。

班主任头一个回头道:“我看看是谁来了,噢哟叶修。”

叶修赶紧鞠了个躬道老师好。

老师当年代班也就刚毕业的年纪,现在看起来仍是少女,歪头看着叶修道:“学艺术的看起来就是不一样,穿的这样子冷不冷?赶快坐下”

“不冷不冷。”叶修规规矩矩的坐在一边,和韩文清隔着一个座位。

“成天看你有音乐会。”老师见叶修很高兴:“看你简介都出息成青年演奏家了。”

“也没有,全靠同行衬托。”叶修开玩笑道。

在座的都笑起来,叶修心里偷偷松了口气,连忙又跟早到的几位老同学打招呼。

韩文清转头问他:“你现在是在学什么?”

“就钢琴演奏。”叶修道。

韩文清点点头。

中间又说话聊天,时不时搭茬接话,比往年好几年讲的都多。

实在也不是这一时讲的话多,自从不做同桌之后,说形同陌路也不太过分的。

不再做同桌之后没多久,叶修参加了一个钢琴比赛,被音乐学院的老师看上,收到了音乐学院附中的录取通知书,陷入八小时练琴八小时学习八小时休息的生活。

韩文清一直学习也好,不出意外的考上重点高中,继续当他的理科班尖子生。

再再然后叶修进了音乐学院又进了乐团苦苦挣扎,韩文清在工科高等学府里沉沉浮浮。

 

人到的差不多了老师招呼大家入席坐下上菜开饭,旧重逢也像新相识。

还熟络的自然而然的坐在一起,不熟的看命安排。

叶修念书时和吴雪峰最熟,时至今日也颇有几分肝胆相照的意思。只是吴雪峰从高中毕了业就出国深造,一时赶不回来。

叶修抄着口袋随遇而安的坐下。

韩文清顺着也坐下了,两人中间隔着一个空椅子。

人到齐之后也多一个座位,不好看。服务生便撤走了。

只是也没有挪动,就这么遥遥隔着。

也挺好。叶修自我安慰,多看两眼也不奇怪了。

 

饭局上韩文清也有些不苟言笑一本正经的,班主任有意调侃他,问起成家立业的事。韩文清皱着眉头有些无奈的说学院里男女比例一比八,班级里唯一一个女生还在大二的时候转专业走了。

“艺术院呢?”老师道:“你念的是综合类大学,别以为我不知道。”

“学艺术的……”韩文清欲言又止却也不好拂老师的面子:“还是不太一样。”

叶修歪着头看他,他突然反应过来在座就杵着一位学艺术的叶修,又对他连忙解释没别的意思。

叶修笑道:“我们院漂亮的女生极多。”

在座理工科男生唉声叹气,老师又调转火力调侃叶修道:“那你怎么回事,一个都没追到手。”

“我沉迷艺术。”叶修道。

“你就不要脸。”张佳乐道:“下回我放假要去你那里住一周。”

“那你只能住大提琴的位置,我还要把别人的大提琴挪开才能腾给你”叶修回道。

张佳乐和叶修韩文清都熟,他韩文清从小就是邻居,上学又是同学,比别人更熟络一些,杵着筷子转头打趣他道:“你那里男的不缺吧?”

韩文清愣了愣道:“无福消受。”

叶修不动声色的垂着头听着,自我察觉又一次僵硬着,吃了两口并不怎么合口的菜。

 

Part4

2015年11月1日

开学一个月了,果然艺术院校里的风气开放许多。明目可见的有许多同性伴侣亲昵的走在一起。

入学后有个年纪蛮大的教授收我当关门弟子,怕失了她的望,比在附中里练琴还要刻苦一些。

 2016年5月1日

小长假没回家,在院里呆着。学声乐的室友塞给我一摞伴奏,正好休假都练了。

今晚出去吃烧烤,点的啤酒没喝完退不掉就都带回来了。大家睡意很浅,盘着腿抱着酒瓶子在一张床上聊天。

交心局,方锐说他和林敬言在一起了,他问我是不是同路人,我没有犹豫就承认了。

大学第二年,我如今已经可以把这件事坦诚的讲出口了,我确实在缓慢的接受自己,但是好像却没有放过。

我分不清楚时至今日是喜欢还是执念,就让下一位喜欢到来之前这样存在着吧。

 2017年12月31日

大三过半,我要见到他了。

别无他求,改变一下一无是处的形象就好了。

毕竟是艺术生出身嘛,文化生的态度经历多了也不在意了。

没有那么无能就好,就这一个目标。

 

Part5

大家遵守着之前的约定来见面,却也实在生疏了很多很多。

吃完饭之后拍几张程式性的照片局就散了。各自收拾东西穿大衣,哪儿来哪儿去。

叶修不着急回,等在后面才取了大衣穿。

穿好大衣刚才坐在旁边的同学问叶修怎么回,要不要一起开个共享单车,叶修回绝了,实在是冻手,他不爱戴手套因此从来也没买过。

那人问叶修怎么回,叶修说打车吧,应该好打。

韩文清在他后面走,对他道:“不用了,叶修,我送你回。”

叶修转头笑了笑说好啊,你开车来的?

韩文清刚答应着,班主任就拦着他不让开。饭局上开了一瓶红酒,大家多少都喝了一点。师者父母心,张罗着给叫个代驾。

叶修说我叫吧,正好我们顺路。老师尤不放心,亲眼看着叫到了司机才离开。

韩文清对叶修道走吧,下楼司机也到了。

叶修跟在韩文清后面,出了酒店的大门之后韩文清放慢了脚步成并排走。

韩文清问他乐团怎么样,叶修笑着说除了折寿没什么不好。

韩文清说他很喜欢乐团。叶修心想废话,很少有人能抵抗交响乐团的吧。

 

这是他们第一次这样亲近的走路与交谈,让叶修不由自主的想起来大一刚入学看到的充满自由与爱意的情人。

 

part6

“代驾的订单在我这边显示交易结束了,是你付了吗?多少我们平摊。”

“不用麻烦了,没有很多。”

“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的。”

 

Part7

到家之后叶修给韩文清发信息说平分一下司机的费用,韩文清淡淡拒绝了,没有留下接茬聊天的余地。

 

其实在给韩文清发信息之前叶修做了很大的心理建设,甚至像段子讲的一样你跟我走了一段路我脑海中已经都白头偕老了。

 

然后韩文清的回复客套而疏离。

 

Part8

12月31日

我还是做不到。

我只能前进一步,然后等着他的进退。

我们可以各走五十步。

他近一步,我再近一步。他退一步,他不必退一步,光是原地不动的生疏便足够我落荒而逃了,马不停蹄的向后倒退九千九百九十九步。

从此关于韩文清与叶修,俱是参商。


太平年E..N.D


感谢阅读。

 


评论 ( 3 )
热度 ( 37 )

© 七荼_一包包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