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没劲,有点懒,欢迎聊闲。
好骂街,热心肠,乐意帮忙。
喜欢您来

我没什么放不下的了,也没什么执着的,除了,


最近做梦了,梦见的是去年夏天,正是老师家女儿要出国的档口。
老师前一天带姑娘去办材料,后一天带我去挑礼服。

兜兜转转了两个店,试了好多套老师给挑的样子,最后订了个浅香槟色的。
店员们都以为这是母女局,没想到是师生。

我站在试衣台上,老师坐在沙发上,周围全是华服香纱。试最后订下来这套的时候老师感叹,结婚穿也合适,够本的。

很想落泪。她都想到我嫁人的样子了。

每次想起来老师含笑的带我去挑衣服,挑裙子,控制饮食却也给我她喜欢的吃食,还从根本上拒绝掉她觉得不行配不上的男孩子。


常常是一种点心她带两个,她一个,给我一个,要是不幸有其他的学生在就是看着我们吃。太多像是母亲,还是那种明显偏心的母亲。

我太知道这有限了。

沈城拘不住我的,但是我舍不得老师。

这两天正是毕业季,很熟悉的师姐们都要走了。我也是要毕业的,哪怕还在老师身边,也总会走的。
我很舍不得她。

之前有人给她送了一兜水果,里面有一袋小西红柿。她拿出来给师姐“洗洗我们一起吃,她爱吃这个。”说我

我在这他乡常有心中郁结,独独割舍不下我的老师。


评论
热度 ( 2 )

© 七荼_一包包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