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没劲,有点懒,欢迎聊闲。
好骂街,热心肠,乐意帮忙。
喜欢您来

[全职高手]深海-黄喻黄

写着写着我也弄不明白是喻黄还是黄喻了……我开始是想写喻黄来着……

暂且当做黄喻黄看吧我觉得还是挺符合的→_→

百粉点梗有点卡,小伙伴别急……我绝对写个温暖的喻黄粗来!

 

不说惹窝萌快些开始吧!

 

深海

 

“既然没什么可谈了,那喝一杯润润嗓再走吧。”

“不了,多谢好意。”

“挑一杯吧,这两杯中。”

“他不会喝酒,一会儿醉了还要麻烦您,我来。”喻文州微笑着,不容任何拒绝的拿起一杯酒。

坐在对面的男人不可置否。

淡棕色的液体在剔透的玻璃杯中轻荡一圈,在男人和黄少天的注视下被喻文州一饮而尽。

“妈的”黄少天骂一句背起喻文州就往门外冲,像只刚离了弦的强弩,利的教人不敢去阻拦。

男人身边的手下立马掏出手机准备布置。

男人抬起手轻压一下:“不用拦,喻文州确实喝下酒了。再去确认一下毒是没解的。”

然后他取下鼻梁上精致的金丝眼镜捏了捏鼻梁。

“是,张先生。”手下轻一低头,快步离开。

被称作张先生的男人把手中的金丝眼镜放到眼镜盒中,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拨出一个电话:“全体按计划准备交任务,同时留意各路消息,最低容错。”

“明白。”电话中回。

 

“新毒,绝对是那边刚弄出来的,连我都没见过。”叶修摘下口罩和橡胶手套对黄少天说。

“给我一份样品,我去找解药,你这也给我配着,有消息立马通知我。”

“不是我扫你兴,张新杰既然用,那他绝对是有优势的。你找不到我也配不出来的话,怎么办?”

“一直找”

“他没有太多时间。”

“你觉得我是那么没用的人吗?”

“凡事无绝对。”

“他最后若是我杀的,那我必陪他去。他若不是我杀的,那就必然是我先行一步去等他。”

“跟我去拿样品吧。”

 

“回去告诉你们二把手张副一声,叫他最好不要跟我下棋玩儿。”

“对不住了黄少,下棋我们老板自认不如,所以这次我们接到的是必杀令,希望黄少不要难为我们。”

“最低容错吧,果然是张新杰,这么看得起我。”黄少天笑着从口袋里摸出根烟:“我就抽一根,文州,我推你去那边,免得被烟呛到咳嗽。”

黄少天说着推着喻文州的轮椅走到一边:“一会儿我要是我去找你,那到时候咱俩一起走,要是我过不去,那就等着你,咱们还是一起的。”

黄少天说话的时候叼着烟,语速也并不是很慢,但是喻文州还是每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

“我等。”喻文州听见自己的声音这样说。

“好”黄少天拿下烟往回走,依旧是笑着,向喻文州挥了挥手。

 

“来吧。”黄少天深吸一口烟,吐出烟雾的同时丢掉烟蒂,反手接住袖中堪堪滑落的随身刀。

 

我们都身在深海实在太久了,出不去了。

 

 

“我去做这个恶人中的恶人,总得有个人上不是?”叶修熄掉手中的烟,起身在众人的注视下推开病房门。

喻文州坐在病床上,挂着的点滴不过是聊胜于无的减轻些毒发的痛苦罢了。

但他没有一点反应。

不只是没有反应,自他被手下送到叶修这里的时候就像失了魂一般不言不语,不食不寝。

“文州,少天已经不在了,你不如好好过了他拼命争来的这几天。”

“我知道。”喻文州缓缓开口,声音微哑。

“他的血还溅到了我脸上,就是这里。”喻文州抬手摸摸自己的左颊。

“当时他还在唱歌。”

“唱什么?”叶修问。

“红日,老粤语歌。你听过吗?”喻文州说着自顾自的唱:“命运总是颠沛流离”

眼角滑落的泪碎在病房雪白的被子上,一滴,又一滴,晕成深白色的一片。

窗外云淡风轻,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时间是永远的刀。一层一层的给我切了心气平了棱角,偏偏你像是入骨三分,一直都在。

等急了吗少天?再等一下,我马上就到。

                                                                                                     喻文州亲笔。

 

 

深海E.N.D.

 

留在后面:

深海是送给@七宝-李筱狐 的随机掉落小短篇,我的阴暗心理已经压不住了你得理解我,我最爱你了么么哒

倾情艾特卷卷[虽然不知道成不成功],你看我方锐般的眼神0.0

 

其实一早就开了个黑道设定打算中短篇,所以算是写的顺手,但是别期待正文……因为我已经卡的不行了……很可能我就放弃他了……还不如小段子写的爽→_→

所以大概有可能会不定期的有小短篇……吧……【我自己也不知道→_→

不知道该打什么tag所以随便打了几个……

 

 

评论 ( 10 )
热度 ( 10 )

© 七荼_一包包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