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没劲,有点懒,欢迎聊闲。
好骂街,热心肠,乐意帮忙。
喜欢您来

[全职高手]夜来南风起-喻黄日常

喻黄日常篇,送给@咻的一下不见辣 小伙伴的点梗。

拖延癌简直晚期没救了……

 

冬至那日的雪下的极大,是G市极难见到的。

从前夜开始便已经纷纷扬扬,到了早上更是满眼铺天盖地的白。

黄少天抱杯红茶盘着腿坐在宽大的窗台上,看着窗外的景说道:“这是憋了多久不下雪才一次下的这么大,真难得,我活了二十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就是总在屋里看也太不爽了,咱们出去吧出去吧!”

喻文州端着杯子靠在窗边,搭一句:“我听说西街那边有个庙会,想不想去看看?”

“当然去当然去。”黄少天放下杯子利落的从窗台上跳下来道:“只听王杰希说他小的时候去庙会玩儿,我还从来没去过呢。可能B市就是那种传统的东西特别多……”

“我也没去过。”喻文州把手中的杯子放到茶几上,取下衣架上的外套递给黄少天:“大概是西街那边刚好有个小庙吧,我听说这次弄得还挺不错的。”

“是吗是吗那更得去看看了。”黄少天穿上大衣,匆匆把围巾往脖子上缠了两圈。

喻文州拿上门边的伞,伸手给黄少天理了理围巾。

“走吧。”

“出发!GOGOGO!!”

 

雪还在下,并没有一点停的征兆,路上行人也零星。

喻文州左手撑着伞。

伞面极大,遮两人是绰绰有余,不过喻文州依旧是微微倾向黄少天身侧。

他的右手与黄少天牵着,两个人沿着人行道慢慢的走,一步一步,把早已全身银装的树置到身后。

 

西街的街头为庙会搭起一个拱门,也真是有些老北京的范儿了。

庙会中的摊子都还齐全,人不算多。大多都是念着旧的老人家和看热闹的小孩。

快手儿的摊子是个精瘦的老汉,凭着一根筷子几个小石头和三个碗逗得孩子们频频跺脚。

“我靠这手速太厉害了!!”黄少天拉拉喻文州袖子:“我都看不清楚他换的动作!!”

“所以说老人家是手艺人啊。”喻文州回。

旁边的数来宝和说相声的顺带着合了一家,一唱一和一逗一捧,倒也热闹。

买面具的摊子上琳琅满目,摊主坐在一边还在画着新的。

“要不要给卢小朋友带一个面具玩儿?”黄少天歪歪头问喻文州。

“我可以送你一个带着玩儿”喻文州笑着,眼睛微微弯起。

“那就必须得先挑一个自己留着了,你快来帮我看看我带那个比较好,这个好不好?哈哈哈哈带给瀚文这个猪八戒的好了,要不给瀚文这个也好,虽然我不认得这个是什么……”

“这个啊”喻文州仔细看了看:“这个好像是钟馗吧。”

“是钟馗。”一直在画面具的老摊主抬头:“还有年轻人能认得啊。”

“那是那是。”黄少天语调里带着得意。

“小时候在邻家爷爷那里见过,一直没忘。”喻文州把黄少天拉到身后解释一句。

老摊主放下手中没画完的假面抬手从摊上解下钟馗和另一个黄少天指过的面具,扬一扬另一个面具笑问:“这个可还认得?”

喻文州眉头微皱仔细看了看,语气含着抱歉:“这个实在是不认得了。”

“不认得也正常。”老摊主语气含着一点点寂寞:“还能有年轻人认出钟馗我就蛮开心了。这是南郊赤帝神农氏,这两个是我送给你们的,玩儿的开心。”

“谢谢。”喻文州从老摊主手中接过假面来。

黄少天把神农氏的放在脸上比了比,冲老摊主挥一挥:“这个面具我很喜欢的,谢谢您哦!”

老摊主重新拿起画笔和没画完的面具,笑着向黄少天点点头。

 

黄少天把神农氏的面具斜顶在头上掏出手机借屏幕的反光照了照满意的把手机装回裤袋。

“这个钟馗太有特点了哈哈哈哈是给瀚文的,他要是敢嫌丑就没收掉他的零食!队长你不知道现在的小孩有多鬼,他把牛肉片藏到键盘底下,要不是我挪键盘还发现不了!想来当年我们在方队手下藏块糖还总被一锅端,连累的魏老大跟我们一起被数落……”

“因为糖是魏队给的……”喻文州记得也清楚。

“方队当年真是一块也不给我们留啊……”黄少天至今想起来还是心有不甘。

“那边正好有卖糖葫芦的,我补给你一串?”喻文州指指前面,卖糖葫芦的扛着草把微微弯着腰,身子四周围着一群攥着零钱的小孩。

“既然队长你都这样说了,那我不答应就太不给面子了不是?”黄少天装作一脸严肃。

“在这等我一会儿。”喻文州把手中的伞交给黄少天。

 

待喻文州拿着红艳艳的糖葫芦回身一下子就瞧见了黄少天。

他坐在一个马扎上,跟旁边算卦的聊得正欢。

喻文州走近就听到两人的对话。

黄少天说:“哎对对对,我正好认得一个大小眼的家伙,一个眼正常一个眼巨大,看事儿还有点神呢!”

“天赋异禀啊!”算卦的捋一把胡子道:“天生的大小眼就是有这方面的天赋!你朋友听起来已经初显山水了,他是做什么的?”

“玩电脑的,专门打游戏,骑个扫把到处乱飞。”

“哎哟不做道人可惜哟可惜……”算卦的面带心疼的一连捋了好几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下次有机会我把他带给你,你给他算算看有多少天赋!哎我看见我等的人了先走一步了谢谢你马扎啊咱们回头聊!”

喻文州失笑,把糖葫芦塞到黄少天手里,接过钟馗的面具替他拿着。

黄少天咬下一颗山楂把竹签伸到喻文州嘴边,喻文州会意低头吃一个。

像当年分糖似的一人一个的分,没一会儿就吃完了。

黄少天丢掉手中的竹签问:“还有什么好玩的?”

“前面的庙还没有去。”喻文州说。

“那就必须帅去一下了。”

两人来到庙里。

庙不大,彩塑的佛身也有一些旧了。

喻文州和黄少天一起上恭恭敬敬的了三炷香,拜在佛像前。

 

从小庙里出来雪已经停了,喻文州收起伞问黄少天:“许愿了吗?”

“当然咯”黄少天说:“求主席头发少掉一点啊,再次植发的话能成功一点啊,老叶的手断掉啊,蓝雨宇宙第一无敌战队一直拿冠军什么的。”

喻文州阻止不及,只得无奈的补一句:“少天,许的愿说出来就不准了。”

“哎呀糟糕!”黄少天下意识的抬手挡住嘴巴。

 

不过还有一个还没说出来。

永远太遥远,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而已。

这样的话我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也还好没有说出口。

这样应该就会实现了吧。

 

黄少天拉下神农氏的面具戴在脸上,挡住了笑得翘起来的嘴角。

“我们回去吧,队长大人?”声音从面具中透出来显得有些闷。

“好的,那么现在的任务就是回家。”

 

夜来南风起E.N.D

 

留在后面:

拖了很久很久……

我终于打出来了……

希望喜欢wwwwwww

评论 ( 6 )
热度 ( 27 )

© 七荼_一包包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