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没劲,有点懒,欢迎聊闲。
好骂街,热心肠,乐意帮忙。
喜欢您来

[全职高手]爱人-林方

 

兴欣赢下与轮回关键一役的那天晚上,方锐在疲惫的作用下很快就睡着了。

可能是累极了,许久不做梦的方锐做了个梦。

梦里又变成十七岁的年纪,还在念高二,荣耀刚刚玩儿了一年多。

梦里是个天气很好的下午,下了自习课方锐骑着车子慢悠悠的往家的方向走,校服外套被随意的搭在山地车的车把上,衬衫的袖子卷到了手肘处。

回家的路有很多种走法,但是不论怎么走,或近或远的,哪一条也绕不开护城河的河堤。

方锐记得梦里的他停下车子走上河堤,周围满是近枯的草香。

梦里还有穿着别家高中校服的林敬言在河堤上等他,左耳上碎钻的耳钉在暮夏的夕阳下闪闪发光。

“这么社会。”梦里的方锐走过去,稔熟的打着招呼坐在草地上,像是个约定,又像默契。

后来梦里方锐把校服外套铺在地上躺了上去,林敬言盘着腿坐在旁边,帮他赶一赶衬衫上站着的枯草。

两个人一直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方锐记得梦里聊了很久,但是醒来之后只记得林敬言在问他:“你最想要做什么?”

“流浪,这个词很酷吧?”梦里的方锐这样回答。

“流浪呀……”

“是的,你想不想一起去?只带着相机和吉他就够了。我们可以去西藏,在旷野上唱爱我中华,在美洲大峡谷跳一跳新疆舞,在西伯利亚喝着伏特加背唐诗……”梦里的方锐说着说着自己都笑起来:“怎么样,你去不去?”

“你去,我当然与你一起。”

从耀日西斜到皓月东升,再也没有比这更久的闲聊了。

待夜的凉意上来,梦里的两个人便挥手告别,各自离去。

忘记了走到那段路上,方锐就醒了。

房间的窗帘还拉着,但是看得出来天色已经明亮了。

方锐下床洗漱,挤牙膏的手仍然残留着过度使用的脱力感,不过精神倒是好的。

他莫名的觉得,就是那个梦的缘故。

洗漱完,方锐重新爬到床上去。

虽然睡意已经消了许多,但仍然是懒得动。

他半倚在床头上,想起了梦里说的流浪。

“退役以后出去玩玩的话,也不过分吧。”方锐嘟囔着摸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想给林敬言拨个电话。

没想刚划开屏锁便恰恰好跳出了林敬言的来电提示。

他接起电话把手机按在耳边,听到熟悉的声音遥远的传过来。

“还累吗?”

“嗯,累。”方锐笑:“累死了。”

“净胡扯。”林敬言说他。

“老林”

“嗯?”

“我昨晚做了个梦,梦见咱俩一块商量出去玩儿的事,你左耳朵上还带着个耳钉,社会!”

“是吗……”林敬言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左耳上新扎的耳洞,为了防止发炎还塞着茶叶杆:“我还真有个耳洞,就在左边。”

“我怎么不知道?”

“昨天刚打的。”

“啧啧啧……疼吗?”

“有点。”林敬言实话实说。

“让你闲,哎我说,等我也退了役我们就出去玩儿吧,去很多地方。”

“你去,我当然与你一起啊。”林敬言的声音清晰的顺着听筒传到方锐耳中。

“我可还没说想要去哪儿吧?”

“去哪儿也陪你。”

“那就这么说定了。”方锐举着手机笑弯了眼睛。

“嗯,说定了。”林敬言听着传来的声音,就知道他笑了。

刚刚挂了电话没多久,房间的门就被敲响了。

“进吧,没锁。”方锐喊。

“觉得怎么样?”

“哎哟我靠叶队!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行,看你还是这么懂规矩我很欣慰啊,爱卿跪安吧。”

方锐鄙夷:“说你胖你就喘。”

苏沐橙给三个人倒了水,坐在一边看两个人练垃圾话。

没有太久魏琛包子乔一凡安文逸唐柔陈果……兴欣在方锐的房间倒是集合的齐全,报纸上“方锐!转型!再封神!”的标题显眼的很。

 

我有一群很好的队友,有个很逆天的队长,也有个很漂亮的老板娘。

我还有一个队长,他是我爱的人。

他还是我的爱人。

 

爱人-林方E.N.D.

 

我是懒癌晚期的七荼的更新娘……我已经把七荼打死了。【并没有

 

韩叶卡文了怎么办啊啊啊啊啊谁来安慰安慰我QAQ

香瓜七兄弟好好笑哈哈哈哈完全停不下来你们会嫌弃我嘛QAQ

林方的爱人希望喜欢/w\

蟹蟹看我神经病到现在的小伙伴们~

评论
热度 ( 16 )

© 七荼_一包包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