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非囚-2

威王嘱咐韩文清万万莫要怠慢了叶修,韩文清自然照做。

午膳用罢,韩文清开口问道:“近来可还习惯?”

叶修微讶,笑道:“叶某不挑,在下身为俘囚还未曾多谢将军照拂。”

“你不是。”韩文清道:“有何需求尽管直言。”

“我不是。”叶修重复一遍:“那任叶某回余杭去,这可使得?”

“叶将军说笑了,请用茶。”韩文清说罢自饮一盏,叶修暗叹一声,慢慢的饮下一盏清茶。

与此同时,越国不可谓不急。

大将军被俘,军心四散,将士们惶惶不可终日。明里暗里派出的多位使臣都让齐国好好的送了回来,回礼也繁多,就是对叶修不松口。

不止不松口,明面上的来使虚虚实实的都知道大将军在齐国是好吃好喝好招待,叶修连在敌国都地位超然的消息,就这样被稳稳的送进越王无疆的耳中。

不得不道齐王高明,因为越王最担心的,正是如此。

越国的军情兵力、些许国中机密,身为上卿大将的叶修自然是知晓的。

若说是战死沙场或者亡于齐国,越国在痛失大将之余,国中要事必然是没有外泄的。

无疆多疑。而今叶修被齐如此优待,开始尚好,唯隔不住时日渐长,消息渐多,就像是形成了一张无形的网,细细密密的笼住越国的诸侯王。

朝中的大将军究竟是如何能在敌国锦衣玉食的,这个问题愈来愈令越王不安。

军队里将士们的涣散亦如忽然而至的秋风一般袭入前朝,不乏士大夫已然盘算起了下家。

再加上齐正兴建稷下学宫。投身学宫,这样的理由正当的足够掩饰弃舟而去的不忠。

何况落井下石,本就是惯性使然。

越王无疆之不安随日益增,积攒起来,终是按捺不住了。

越北上伐齐失利,而后王无疆听信说客之言,亲率举国之精良,大举攻楚。

越国还是败了。

所有人都说,如果叶大将军坐镇,必是不会在伏兵处就败得一塌糊涂,也不会如此轻易地,让王上战死沙场。

这一败,明眼人不难看出,昔日强越的气数,算是尽了。

越王无疆殁,子嗣争权夺位,各不相让。

最后长子玉圈东南沿海,立闽越国;其他族子夺了两广去,立南海越国;唯有次子邱非留在江浙,守着故都,立一东越国。

这些个消息,除了直接交战的楚国,第一个得知的便是出力助楚的齐国。

齐王知、齐将知、齐兵知……唯一不知道的,只有身在齐国的越将,叶修。

韩文清本能的觉得他应该知道这个消息,但暗里思量多日,总不知应该如何开口。

不只是韩文清,校场的将士们也在叶修前去的时候,小心翼翼的回避着这些消息,像往日一般扬鞭纵马挽弓搭箭,还有粗声粗气不忌荤腥的谈笑打趣。

齐人大都直白坦率,尤其是从军的汉子,他们比谁都清楚这一点,所以只好默契的,与他们大将军一道,小心的回避着、看护着那个人心中的国和骄傲。

非囚T.B.C.

刚从大连飞回来,好像刚开更就跑出去玩挺不道德的【

比较喜欢大连的风,太阳再烈都是凉的,但是又讨厌那么强烈的紫外线,敏感皮肤简直承受不住,心碎。

昨晚和七宝谝到很晚,这是我们所喜欢的。

不谝不玩儿的时间就是听青曲社,也是我们所喜欢的。有些包袱日常里对一对是极有意思的事情,还有个原因就是别人不怎么懂【你

发现一起玩儿的有个少年长得特别像艺博哈哈哈哈哈我觉得艺博可能不知道他长得像艺博这件事【他一定看不到,看到了也一定不知道是我【x

评论 ( 3 )
热度 ( 24 )

© 七荼_一包包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