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非囚-7

韩文清同叶修一起回到了别院。

院子里阳光最盛的地方早已置好了案几。

案几上是三个陶土的酒坛子和一小盆泡好的江米。

“叶大师,这是要开坛做法了?”韩文清难得首一个揶揄他。

“……”叶修一噎,方才还嘴:“可不是,在下替你净净宅院。只是要驱凶煞,还须请那个大眼君来装神弄鬼一遭。”

“大眼君?”

“王杰希啊,燕国那个神棍。”

“他可是上周巫长后人,你就叫人家神棍。”

“可不是。不过他来了,你已然生的这样凶,为将者又带煞,可如何是好呢。”

“你与我同年掌军,自然也是煞气不输。”

叶修不饶他,笑道:“那边由他收了去,待到地府,求告那阎罗君顶个黑白无常的职务,头一个便点魂灯抛魂索,勾大眼下来一并溜溜。”

“如此甚好,便依你计。”

“……你可真是没个上卿样子。”叶修挑挑眉毛:“若是现下同我一道净手,看这时辰,今日应该可以封好酒坛带酿而出了。”

“好。”

二人一道取了皂角净过手,叶修遣韩文清去小厨房拿蒸屉来,把泡好的江米均均匀匀的铺在蒸屉上。然后燃上冬日里烫酒的小铜炉,置上蒸屉,用文火细细的照料。

叶修甩了甩手,对韩文清道:“走吧,让它蒸一会儿,咱们取水去。”

“还有要求?”

“自然。”叶修拎着一个比酒坛大出许多的坛罐子与韩文清一边往马厩走一边道:“世有佳人,眉眼清秀身形顺欣,知书达理性格温婉,方能称之为一代佳人,缺之任一不可。正如佳酿。”

“好水好米好桂好坛,顶要紧的是好酿师。”叶修说着指指自己。

韩文清锁着眉头仔细听完:“理多,上马。”说罢翻身御上烈焰。

叶修笑着挑挑眉,刚要单手上马,忽听韩文清道:“两马并行不易带罐,路短马良,共驾吧。”

叶修楞了一下,鬼使神差的答应下来。

韩文清朝他伸出右手,叶修眨眨眼,伸手握住借力上马,在韩文清身前坐好,拍拍他控缰绳的手:“有劳。”

 

一路山间崎行,直至一静湖。

湖水清幽山石掩映,草木随天地时令自然荣枯,不须隐然道观古钟便心生禅意。加之又无急湍之水的动躁之气,正是再适合不过了。

叶修盛上陶罐容量的十之八九便道足够,二人又共驾回府。

待到府中,叶修让韩文清带着水先去别院,自己则到桂树下折了两根枝子,用随身匕一路走一路削成筷状。

到了别院,见韩文清坐在炉边的石凳上守着火,新取回来的水放在案几旁边。

手里拿着个蒲扇,火细就松松风,火起就自己摇摇。像极了山野乡村里农闲时候的男人守炉煮水。待水沸火熄,捏一撮茶园新叶,冲一碗止渴生凉。

 

非囚 T.B.C


对不起我懒癌死了!【长跪

草比我高不知道能不能除掉,如果还记得非囚真是太开心了

脑洞只存在于脑海,没法具现化,好捉急

评论 ( 3 )
热度 ( 27 )

© 七荼_一包包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