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向晚

*沿袭原著设定

*私设有

*短篇

*叶修个人合志《一叶之修》参本文混更【……



向晚

 

年前的最后一场比赛是嘉世对阵霸图。

都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但是内里乱了,颓丧之势掩也掩不住,更何况对手还是霸图。

在叶修眼里,嘉世这一役输的算是理所当然。

 

依旧是早一步离了场,叶修拦了辆车回到酒店。

房间里的暖气供得足,室内室外的温差活像是两重天。

反而是太过暖和的温度让叶修觉得有些闷。他拔出房卡关上房间的门重新出了酒店。

叶修习惯性的摸出裤子口袋里的烟盒打开看了看,还剩不少。

他满意的轻轻一抖,一颗烟跳出来。拿出烟放到嘴里,然后取出火机一手按下去一手挡着打出的火,再凑上烟去,深深的吸一口,白色的雾气翻滚着上升,扩散,不一会儿就完全的融进了空气里,再也找不到痕迹。

 

青岛虽说是在海边,但总还是北方的城市,所以湿冷的感觉并不明显,不过空气还是湿润的,带着一点海边特有的咸度。

叶修抄着口袋叼着烟,漫无目的的溜达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一抬眼恍然已经到了霸图俱乐部楼下。

 

已经十一点多了。

霸图的队徽打着灯光,在俱乐部楼上很明显的样子。

大多数房间已经熄了灯,余下的不过零星。

叶修伸出一只手夹住不记得是今晚的第几根烟深吸了一口,然后扔掉快要燃尽的烟尾。踩灭火光的同时呼出口里的烟雾。

烟雾四散,透过烟看夜晚的霸图,队徽上打的光依旧很亮,照的队徽闪闪发光。

 

霸图的灯又熄了一两盏。

 

叶修拉了拉外套,觉得有点饿,正好看到霸图俱乐部旁边有一个小面馆,便抄着口袋钻了进去。

 

十一点多了,韩文清大概半小时前就回到了俱乐部。他已经换下队服,只是没有睡意。

跟叶修的对决太畅快太热血,以至于每次比完赛后都会让他觉得一场简直是远远不够。

再想贪心也没办法。韩文清泡了一杯茶走到阳台上,把窗户开了一点。

新鲜的空气顺着打开的缝蜂拥而入。

道路两边的灯都是清一色的暖光,正是尽职尽责的亮着,把夜空一片片温柔的分割。

某个路灯下站着一个人,他的身影陷在暖光里,显得有点儿模糊。

韩文清一眼就认出来那是叶修。

他吹了吹浮在杯上的叶喝了口茶,略微有些烫的温度从口腔沿着喉咙一路横冲直撞的坠下去。

韩文清靠着窗端着茶杯,看楼下那个人摸了摸口袋,从中掏出个什么东西。

单凭那份熟练劲儿韩文清就知道是烟。

果不其然,没一会儿那个路灯旁边就亮起了一点猩红的火光。

他抬手吸烟的时候火光明亮,呼出烟气时火光便黯淡下去。

吸完第一支烟又点上了第二支。


大概是冷,他没再拿指夹着,而是叼在嘴里,把手抄进口袋,微微昂着头,目光停在霸图俱乐部楼上,不知道着眼在哪里。

第二支烟燃尽又是第三支、第四支……

韩文清皱着眉喝下一大口已经偏凉的茶,放下杯子拿起衣架上的外套。

穿好外套,韩文清反身回去关窗,看到叶修正把手中的烟蒂扔到地上拿脚尖捻灭,然后又紧了紧外套,举目看了一圈儿,最后抄着口袋走到旁边一个还在营业的小饭馆,一矮身钻了进去。

 

海边的城市最是不缺海鲜的。

叶修点的面里放足了海货,面也够分量。

店里不乏霸图的粉丝,凑成堆聊起来刚刚结束的比赛,个个都兴致勃勃,一脸的扬眉吐气。

 

热气升腾。
“真是把他们吓怕了。”叶修嘟囔一句,掰开一次性筷子夹起面条吹了吹,刚吃下一口,就听到桌子对面有人拉开凳子坐下,问:“把谁吓怕了?”
叶修抬头,隔着升腾的白气看到来人,咽下嘴里的面笑道“哎哟老韩,你怎么来了?霸图不给你吃饱饭吗?”

 

韩文清叫来服务生只点了几个小菜,闻言道:“我看你在楼下。”

“哦,我这是夜观天象,见有异气自你这而出,特意过来看看。”

“看出来了吗?”

“嗯。”叶修吃了一小段芹菜咬的咯吱咯吱:“这可厉害了,极煞,跟你们相克的很啊。所以这几年才一直拿不到冠军。”

“但是俱乐部里一直放着镇宅宝器。”

“……”

 

说话间韩文清点的菜已经上来了,他把新上的小菜往叶修的方向摆了摆,道:“这些好吃。”

“还是有熟人好办。”叶修笑着夹起一筷子五香炸肉沾了沾旁边的辣椒面儿吃下去:“味道不错啊我给你好评。怎么,你还点酒了?”

韩文清转头看了看叶修目光停留的地方:“即墨酒,老板送的地方酒。钱我一起付了,你的是三十七。”

“钱包给你,自己拿吧。”叶修从蜷在一边的外套里摸出钱包递过去。

韩文清接过来把他的钱包放到桌子旁边,叶修也没在意,收回手的时候顺带捞了那瓶酒。

“给我尝尝,你喝吗?”

“把酒给我。”

“别啊,偶尔喝一些没关系的,这都要过年了。哎呀我有数你别瞪我,一起喝点呗,反正你霸图这么近。”

叶修开了瓶盖在自己的杯子里到了三分之二,又在韩文清杯子里到了二分之一。

“这都冬天了,喝点吧,暖身。”

他说着拿起自己的杯子凑过去和韩文清碰了一下又笑道:“恭喜,终于赢了我一次。”

韩文清皱着眉头抿一口酒,突然想起来战术分析会上张新杰解读的嘉世。

“军心不齐。”一向严谨的副队长在最后的总结里只是留下这四个字。

 

这种事情,叶修这个嘉世队长,只会比他们了解的更清楚。

 

抿过一口酒,韩文清就放下了杯子。

倒是叶修,举着杯子一口一口的啜饮个没完。

“别喝了。”韩文清重新摆了摆桌上的盘子:“吃菜。”

“嗯行,听韩队的。”叶修放下酒杯,杯里的酒只剩下了三分之一。

他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酱豆腐放到嘴里。

“你…”韩文清顿住了。

他知道自己面前的这个人此时并不像他表面这样云淡风轻,但怕是他就算疲惫,也只会习惯性的摆出一副云淡风轻满不在乎的样子。

韩文清并不擅长说辞。纵使有心开口,到底也想不出来应该说些什么才好。

“嗯?”叶修抬头看他。

大概是喝了酒的缘故,叶修的脸看起来略微有些发红,也可能是店里的暖气供得足。

最普通的吸顶灯散发着柔和的橙色光,橙色光下的叶修眼睛好像比平时亮一些。也可能是因为他喝了些酒。

“没什么。”韩文清掩饰般的端起杯子喝了口酒。

 

韩文清吃的不多,叶修胃口倒是不错。

吃面,吃菜,酒喝完了又自己打开酒瓶往杯子里倒,刚刚倒了七分满,酒瓶便被韩文清夺了去。

叶修笑笑喝了口酒,没说话也没再抢回来。

一顿夜宵遵着食不言的老规矩,再没太多话。

 

面吃完,酒也差不多算是喝了个干净,叶修放下筷子。

“走?”韩文清问。

“走吧。”叶修点点头。

韩文清从座位上站起来穿好外套,发现叶修端正的坐在椅子上,认认真真的看着他。

“怎么?”

“喝多了,腿软。”叶修毫不勉强自己,说的坦坦荡荡。

韩文清无奈,拿起刚刚放在一旁的叶修的钱包走过去,装进他的大衣口袋里,然后把大衣递过去:“穿上。”

“不穿。”叶修摇头:“热。”

“出去冷。”

“不穿。”

“快点。”韩文清皱着眉头。

“你又凶,我可不是你队员。”叶修说着,还是接过大衣来,在韩文清的帮忙下穿上,然后一手按着桌沿,另一边被韩文清扶住站起来,两个人慢悠悠的走。

出了小餐馆,气温明显比室内低很多,不过空气是清新极了的,带着海边特有的一点儿咸湿感。

叶修抬头看了看青岛夜里暗成深墨蓝色的天空呼了口气,满意的看着因为寒冷而呼出的白雾一点点消散在空中,就像习惯抽过的烟气。

 

“在哪个酒店?”韩文清问。

叶修被他扶着也是磕磕绊绊的走,偶尔还会因为走路不利索绊自己一下。

他一边走,一边报了个名字。

“还好不是特别远。”韩文清默默的安下心,扶着东倒西歪的他,眉角却不免有些抽搐。

“叶秋,你是不是醉了。”

“嗯……不知道。”叶修顿了顿,用同样的语气回问:“韩文清,你是不是喜欢我。”

 

就像是当别人还在小心翼翼蘸着口水抹开窗户纸偷偷窥探心里事的时候,这么一个人拿根树枝噗的戳开一个洞,跟自己说,看吧。

看吧,你是不是喜欢我?

太突然太猝不及防,好像是星辰陨落,直直的砸到柔软的土地上。

 

韩文清不禁有些晃神。

他沉默了一会儿,答:“是。”

“真的假的?”叶修问

“假的。”韩文清说。

“骗我。”叶修笑了,眼睛弯起来,弧度像是天上平和悬挂的月亮。

 

韩文清几乎是半揽着喝了酒的叶修,道一句:“我的错。”

“嗯。”叶修点点头,走路依旧不是那么顺畅。

韩文清在一边扶着他,两个人一步一步,磕磕绊绊,却是稳稳妥妥。

 

走着走着开始飘起细小的雪花。

往往越是这种雪,才下的越久。

 

叶修伸出手来接这些细小的雪花,刚刚落到手指上便化成了水珠,晶莹剔透的。

“是下雪了吗?”他问。

“下雪了。”韩文清答

“会下多久?”

“一夜,明早起来就能看到积雪。”

“真好。”

“嗯,真好。”

 

向晚E.N.D.

 

 


是的我还活着……

这段时间正事破事纷涌而来,搞得非囚也断断续续打了一点点,写也总是不满意。

拿向晚充个数,努力笔耕。

谢谢所有的小红心和小蓝手>w<

评论 ( 11 )
热度 ( 56 )

© 七荼_一包包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