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非囚-9

我就说这个月有第二更吧!

哈哈哈!

我是诚实的好小孩!【。
这章有一些黄沐的成分,其实是想借此写写喻黄之间一种纯粹的惺惺相惜的感情。有很多东西无关爱情,却刻骨铭心。
反正写到喻黄还早呢[你
我我我更新……

韩文清朝觐回府的时候叶修正在用早膳。

换下衣服,下人添上碗筷粥食,韩文清入席。

叶修停下筷子,歪头自然而然的问一句:“回来了?”

“嗯。”韩文清道:“早膳后有事需你知晓。”

“好。”

须臾膳毕,二人一道离了餐厅去到前堂。下人上了茶便躬身退下。

叶修端起茶盏略略的饮了一口,问道:“将军,何时如此郑重?”

“令妹定亲,已经请期事毕,定下良缘吉日了,先前卜得八字甚和,天地成全。”

“哦。”叶修放下手中杯盏:“许给谁家?”

“南海黄家,公子少天。”

“黄少天?尚可吧。吉日定在何时?”

“开春,谷雨时节,正宜婚娶。良日之前齐会遣礼官前往一贺。”

“还要烦请将军替我捎些薄礼过去。”

“礼官动身前便来与你一见。”

“不问我要送什么?”叶修奇道。

“我自是信你。”

叶修笑:“到了那时,便也知晓了。”

韩文清吃了一盏茶,问道:“余日可有它事?”

“正事无他,闲事随意。”

“去校场吧。”韩文清放下茶盏。

“恭敬不如从命”叶修尾音上挑笑意更甚:“还须待我先行回房更衣。”

文人宽袍大袖,武士短打紧袖。一如韩文清,少年从军,极其不惯衣着宽袍长衫。叶修却是不同。若身着长衫,提笔悬腕,施施然一派文人气度学士之宗;若是换上短打紧袖,披甲执剑,则又是天地间生杀由断的一代名将。

他是许多样子的。或文或武,或喜或忧,或懒散或坚毅……别人无他,只有韩文清全都见过。

 

待叶修换好衣服,二人一道前往校场。

霸图的将士们是从未见过这二人并肩同道的,拿不太准他们的心思,却又隐隐有点兴奋。

二人像是没注意到将士们的躁动,径直走去挑选趁手的兵刃。

“你用什么?”韩文清负手而立。

“不知道啊……”叶修问:“你用什么?”

“由着你先挑。”

“然后你再针对着挑一个?”叶修挑挑眉表示绝不上当。

“……多谢提醒啊。”

“早知道为兄就不说出来。”

韩文清看他一眼,略带恶劣的拿起一把宽背刀塞给叶修:“用这个吧,你。”

叶修看了看他手中的刀,暗暗的带了内力,伸出手指一弹,无辜的看向韩文清:“断了,我就一弹。”

韩文清又拿出一把金环刀,叶修眨眨眼再次屈指一弹:“又断了,我不是故意的。”

韩文清无语。

叶修笑道:“哎别气别气,不闹了。我用这个。”说着解下自己短打外系的饰带,随意的挥了挥。

韩文清伸出二指,在缎带上捏了捏:“断了,我就一捏。”

“……老韩你真小心眼。”

“嗯。”韩文清面无表情的的应了一声,叶修怎么看他都是一副心情颇好的样子。

闲扯半天,叶修要来了韩文清的饰带,韩文清赤手空拳,二人一道去了擂台。

霸图的将士们再无心操练,眼巴巴的看着上级,却又碍于老对头在不好轻举妄动跌了军纪。

校场的副将们怎会不知底下心思,只是韩文清本人在这,越级下令,谁也没敢动过这个念头。

眼看着二人马上开打,反而是叶修没忍住先笑出来,道:“老韩将军,你的兄弟们可都快忍不住打你了。”

韩文清看一眼校场,朝下面挥了挥手,将士们仿佛得了特赦,看到手势大兵小将们一瞬间把擂台围了个水泄不通,活像次军情紧急的大点兵。

站定,将士们齐齐的立正高喊:“将军必胜!”

叶修没防备,吓了一跳。

韩文清冲台下挥了挥拳头,叶修也跟着拱拱手:“多谢各位抬爱。”

台下瞬间一片哗然。

叶修像是没听到一般,转转手腕对韩文清道:“将军,咱们先礼后兵。点到为止啊,这可快过年了。”

“你怕了?”韩文清挑挑眉。

“呵”叶修轻笑出声:“我是怕不由自主的下手狠了,当着这么多兄弟,伤着你多不好意思。”

台下几乎要吵炸了锅。

“少废话。”

“先礼后兵,咱们说好的。”叶修笑眯眯的后退几步拱拱手:“在下余杭叶氏,韩将军,请。”

韩文清才不管这一套,齐人设擂也从无虚礼,从来都是上来就打,输赢有分晓就下,干脆利落。

“请?好。”韩文清二话不说几步近身挥拳而上。

叶修足尖一点提气后退拉开距离,开玩笑似的抱怨:“你可真不跟我客气。”说着抬手抛出缎带,衣带像是活物一般攀上韩文清手臂。

韩文清不避,扯住长带转手借力拉近距离。叶修早有防备,拉着带子反身回转,意图捆住这人。

韩文清也不是好打发的主,为敌数载,一招一式可谓最了然不过。

他与叶修同向转身,巧妙化解一击而后用力一拽,想连同叶修一并拉至近距。不料叶修也是同样一带,两个人同时发力,一时间僵持不动。

擂台下的将士们皆敛声屏息,恨不得眼睛也不要眨一下,好全然的看尽这场难得一见的擂台。

饰带本就是丝质,不用多久便从中间丝丝缕缕的断开了。

丝带彻底断开的一瞬间,叶修把积蓄已久的内力灌入,本应坠下的衣带反而高高扬起,直击韩文清面门。

韩文清反应亦是丝毫不慢,他将手中断带向身后一挥,借巧劲正面迎上,挥拳击开迎面而来的饰带继续上前。

带长拳短,擂台有限,不可无限制的进退攻守。但就是这数尺之台方寸之地,让这两人把一切都充分收为己用。每一次交锋皆如先前经过无数推演方才交手,后路无穷变化多端。

不知经过多少回合,忽然一瞬间,擂上仿佛静止,恍若天地间相生相对,高耸冲天的山峰一般自亘古长立至今。

叶修手中的缎带距韩文清脉门一寸,韩文清的拳头离叶修气海一寸,默然对望。

并非僵持,而正是战至极致的静默。

如是半响,叶修先一个松了力,衣带飘然而落。

他收手,笑着抱拳道:“将军好功夫。”

韩文清也是卸力拱手,刚启口,台下将士们如梦方醒,一瞬间呐喊叫好之声滔天,轻而易举的淹没了韩文清脱口而出的一声“叶修。”

非囚T.B.C

谢谢所有的小红心和小蓝手~

下一更尽量也在这个月【。

评论 ( 4 )
热度 ( 30 )

© 七荼_一包包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