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七年

不是正经文。

随便看看得了。

借了一位太太情侣账号卡名字的设定,但是忘记在哪里看到的了……先行抱歉,侵删。


七年


其实根本不到七年,具体多久我也不记得了。

对于时间这种东西,就像有诅咒,从来不在我脑子里停留。

唯一勉勉强强记得的,除了爸妈的生日,就是沐橙的生理期。现在不必照顾妹妹,生理期也记不得了。


只是记得从开始到现在,大概也就两三年的光景。


我感觉世界上不存在公平的事情。就连时间的消磨也是厚此薄彼。


出柜那天下着大雨,爸气得要死,一定要拿家法打死我。妈和弟弟拼命拦着,让我快滚,还是被打的不轻,后背隔着衣服都是血棱子。踉踉跄跄的滚出家门,不知道里面还是何种情形,只是感觉淋了雨格外酸爽。打不到车只好给老韩打电话,打完电话坐在马路牙子上等他。

他见我狼狈的样子眉头皱的死紧,我瞅着他笑说接我走吧。他不管不顾的抱我坐在车上。我痛的感觉不到他的感情,只是知道他的手一直是抖的。

从医院出来绷带缠的上身全是。回到家里我缠着他做爱,他皱着眉头说我胡闹。

后来还是做了,是他极尽所能的温柔。

从他接到我之后的几天,不论出门在家一直是牵着手,然后跟我说他爱我。


我说腻死了,他说没有啊。


就这么一转眼的光景,不做爱,没有交流更没有情话。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剩下“早”“我出门了”“好”“晚安”


纪念日那天做了一次,从这以后再没有做爱。

我也不再缠着他索取,显得饥渴无度。

他跟我解释说是过了这个阶段。


我查了他手机几次,几番细小的暧昧,也被他解释过去了,然后说能不能不要疑神疑鬼的。

我说好。

我说我想你了。

他说我很怕你讲这个,我不知道该怎么回才能让你满意。

我说好,以后不说了。

他说别这样。

莫名其妙好声好气的吵了一架。

我问今天累不累。

他说我天天做什么你最了解,问这个有什么意思。

我说好,以后不问了。

又好声好气的吵了一架。


我摸摸后背,他就无声无息的服软了,说我们别吵了,等你看上谁更好,我不挡你的路。

气得我骂我就是个傻子,看上你还落得这样一句话,拽着外套就要走。

他拦着我说是他唐突了,说冷静冷静好吗。

我说行啊,扔了外套就去书房上了游戏。

用芙蓉王软蓝的账号卡在竞技场,只打拳法家。

打了一阵才想起来这是跟大蘑菇烟的情侣卡。

气的抽出来就扔到垃圾桶里了。

自己赌气毫无意义,我知道,可是忍不住。


被强迫着过了几年规矩生活,肠胃明显的好了一些,只是像以前那样熬个通宵是再也不能了。

趴在桌子上眯了一会儿,觉得不能委屈自己又不能服软,不知道哪根筋搭错,在书房铺了几个沙发垫,盖着外套就睡过去了。

恍惚还觉得是在兴欣,要起来看看稀有材料,还要值个夜班。


以前明明不是这样。

你的条件我都满足,不叫你为难,不好吗?

我弄不懂。

平常人家的夫妻是什么样子的,或许我一辈子也不明白。





我是头朝下的恋爱。

先是合了眼缘,然后呼吸,说话,慢慢五脏六腑四肢百脉直到脚腕子。

浸透了。

所以有人过了热恋期又过了平淡期,到了xx之痒又到了横看竖看百无是处,我还全身上下的沉浸着。

也挣脱不得,也拔不出腿。

妈的,吃亏。


匆匆停笔,也没有什么别的可说。翻来覆去,都是唾弃自个不够潇洒罢了。


七年E.N.D


感谢阅读♡


评论 ( 2 )
热度 ( 39 )

© 七荼_一包包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