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七年-2

我也是万万没想到还会有一篇。

全是胡言乱语,不是正经故事。

七年

我永远都是慢半拍的那个。

或许是慢一拍,一个小节,一个乐章。

学了几年糟心的钢琴起了这点破用。

醒来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书房的地上了。

或许是做了许多乱七八糟的梦,竟然睡的都不晓得被抱上床。

天注定错过这点拥抱的温柔。

老韩下了班到家,吃了些简单的饭。他问今天有没有好好吃东西,有没有胃疼,恍惚回到最一开始的时候,让我暗自里有些欢喜。

然后收拾了桌子就在沙发上,坐垫已经被他放好。我百无聊赖的按着遥控器,他比着手机在本子上写写画画。

我扒拉一下他胳膊,干嘛呢晚上还这么忙。

他揉揉鼻梁说一点也不想忙。

我不知道该怎么陪他,有些手足无措。

他却说他一个人惯了。

我听到就愣了。

只是到处都摸不到烟。

我拿下他的笔,让他给个痛快吧。

他问我怎么想。

我说我还在最开始没走过去,你都要走完了。

他沉默了一会,说那就散了吧。

我彻底愣住。

我说行啊,拎出已经蒙尘的皮箱就往里面塞衣服。

其实我并不太会整理东西,胡乱塞了几件就满了。

只是忍不住的愈发难过,背上的伤就像从未痊愈似的一下子绷裂,淋了我满胸腔的血。

我原来就是做个样子,他却一言不发的看着我,也不阻拦。

箱子里再也塞不下东西,我精疲力竭,却按捺不住拽着他袖子说我舍不得。

他说要不我走。

我手都凉了,抖着松了他袖子,说我舍不得。

他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就当你当时看走了眼吧。

我说我舍不得。

他说放手吧。

然后掰断了大蘑菇烟。

我踉踉跄跄的站起来夺门而逃,外面没有下雨,我总感觉瓢泼浇顶。

只是这次不知道该给谁打电话。

闭上眼睛总能看到他捏着断卡的样子,我的自尊心在他脚下,几乎化成灰。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流眼泪,可能是下了小雨在脸上,又带出了一些鼻涕。

学了一点古典乐带出来一辈子的毛病,就是有点欣赏不了流行乐。所以酒吧那种群魔乱舞地方,我一去就脑仁儿疼。

清吧没什么意思,左不过还要防酒,索性拉着箱子找了个酒店。

躺在床上喝,喝多了就扔了酒瓶子睡会,醒了就擤个鼻涕洗把脸。

梦里反反复复的就是挨打,然后被人抱在怀里温柔对待。

特真实,脸上还有那年的雨。

如此几日,他没有一个电话。

感叹老韩活的通透,也愈发唾弃自己。

提前让弟弟探了探家里的口风,爸还是让我死在外面,只是没那么冲,妈听见我要回去而且与那人再没有瓜葛,偷偷抹了一下午眼泪。

我心里酸的不行,可他从前说拿他的心跟我换。
他的给我,我的给他。
现在他把他的收回去了,我却……拿不回来。

吃了个空空荡荡亏。

订好了机票之后好好的收拾了一下自己,本着报喜不报忧的原则上来,挑出一套最能看的衣服,给家里去了个电话。

说年轻不懂事,现在明白了。

说从前都是闹着玩儿的。

说对,不跟他联系了。

说没有的事,这几年他待我好。

说行,都听家里安排。

挂了电话以后叫了碗重庆小面。

我一直不会吃辣,现在一个人抱着碗,吃的鼻涕眼泪的。

辣哭还真不是假话。

然后就退房走了。
彻底离开这个……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的城市。

走之前没忍住又去了趟那栋楼。

没上去,就在楼下。

我的灯都灭了。

七年2  E.N.D

感谢阅读。

评论 ( 3 )
热度 ( 23 )

© 七荼_一包包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