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七年-3

竟然还有三。

不知道会写到哪里去。


七年


最……令一个人难过的莫过于我爱着,你爱过。


下了飞机还是有些浑浑噩噩的,叶秋难得有良心来接我,看着我的小破箱子他露出很难过的表情。


我一直不会哄小孩,见他这个样子我就有些慌了。


只好故作潇洒,跟他说咱家的东西质量好,从前算我抢你的,今天还给你。

他说你可别气我了。


我无话可说。


他问我怎么回事,之前不是好好的,还说别赌气,这次回来,再想出去可就不容易了。

我听了都是茫然无措,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只好说,可能是老韩长大了。


我小时候一直觉得只有大人才会喜欢安静,想一个人待着,想静静。而今似乎依旧适用。


现在全身上下,整个世界,若说什么东西还跟他有联系,那就是手机了。


他当时强制塞来的,里面还存着很多来往的短信。

从前的情话每个字都是现在的刀子。

我删了一些,看到他发的我娶你,我回的我特贵,怎么也删不掉。


我还是有些舍不得。

可是毫无用处。



回家的路上路过一条酒吧街,晚上灯红酒绿的地方现在正是闭门谢客的时间。

有一家我看起来跟以前去过的gay吧很像,有一家还是每一家,我都分不清了。


我只去过一次gay吧,两三年前。

因为什么去我也记不太清了,左不过就是寂寞的烦躁。喝了点酒,大家都是成年人,于是叫了个419,勾肩搭背的就滚到床上去。


次日醒过来有些腰痛,穿衣服的时候跟那人打趣“夜资放在床头柜了,配合不错。”

万万没想到那人说了一样的话,只是没有后半句。

然后转身,两个人都愣了。


有的人说爱是做出来的,我从前还把这话特意给老韩看,打趣他喝了点酒定力不好。

他吻了我一下,说他真怕那天我勾住的不是他。


他一温柔,我就要溺死在里面了。


我瘫在副驾驶,估计叶秋也懒得说。

掏出仅存的联系给他发了个短信。

愿你以后的情人伴侣,都是像我的样子。

他几乎是立刻回复

他说,不要了。


我看不懂他是不要我还是不再要情人,总之与我已经关系甚微。


前几日还说着待垂垂老矣买两个藤摇椅,买一群孩子。

两个给咱捶腿两个给咱捏肩,剩下的让他们唱歌听。

现在却有些难过的想,就让他一直一个人吧。


我不是见不得他幸福美满的样子,只是见不得他幸福美满没有我的样子。


人生愿望本是有他,平安,喜乐,现在则是我平安喜乐,他平安就好。


开进小区,路边有垃圾桶。

我坐直身子,说叶秋你看着啊

然后精准的把手机扔进去,得意洋洋的问厉害么?


叶秋目瞪口呆,说到底怎么了。

我说我真的不知道,他说他习惯一个人,我满足他,仅此而已。

他说散了吧

我说好

叶秋你说我像不像阿拉丁神灯?

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阿尔卑斯原味的棒棒糖塞到叶秋口袋里。

叶秋摸摸他口袋里小时候最喜欢的糖,又露出很难过的表情。


我手足无措。


七年3E.N.D


感谢阅读和红心蓝手


评论 ( 5 )
热度 ( 27 )

© 七荼_一包包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