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七年-4

还是继续往下写下去吧。
一地清茶淡酒,只是普通生活,没什么跌宕滋味。

七年-4
后面的几日都过得很艰难。
我扔掉了手机,却抑制不住胡思乱想。

我忍不住上了一次他的qq号,后来发现他把密码改了。

一切熟悉的东西都离我远去,残存的只有一个名字。

家里不断安排了相亲,我只觉得每个姑娘都长的差不多。

妈好像比所有人都通透,她那天跟我说,别难为自己。
我觉得叶秋又把什么都说了。

我勉强的吃些饭,帮叶秋打个下手,周旋在何种世交名媛当中。

有一个故事是说,从一出生就是世家贵女,家里没有重大变故她便一生不会有什么挫折。
问她玩什么,则是一三五琴棋书画,二四六钢琴音乐剧和鉴赏,周日名媛茶会。一脸的不食人间烟火,不知人间疾苦。
真的是这样。

所谓世家风范,我愈发觉得无趣。

愈发无趣愈发想起来从前的日子,我曾经想过垂垂老矣的日子。
又是一阵浸透四肢百脉的酸楚。

想来相识的十多年里,十之八九中连他念的名字都不是我的真名。
真是彼此彼此……皆不欢喜。

有时候陪女孩子去逛商场,习惯性的还看两个人的码数。只是我瘦了一些,码数小了一号。
意识到之后这个毛病就改了,没什么用处。

后来上自己的qq,突然发现常用登陆设备上,频繁出现老韩的手机。
我觉得好笑,你不让我看你的,却来检查我有多少相亲对象吗?
叶秋知道了,就另拿个qq加上,天天给我发些亲昵的话。我也回两句打趣他。
叶秋说让他看,气死他。
仿佛又看到小时候一起气走钢琴老师的样子。

只是,他过的如何,我竟一无所知。

岁月就这样一日一日的过着。
每一个见面女孩我都直说了我有过同性伴侣,直到有个女孩子很难过的跟我说她也是。

她说她们还爱着,爱到骨头里了。

我有些酸楚。

后来我跟她结了婚,她的小女友也来了。两个人很郑重的谢我。
我当不起这个,只不过各取所需罢了。

然后这次名正言顺的从大宅里搬了出来。
我像是多了两个小娘子,她们常常来给我做饭煲汤调养身体,然后逼着我吃下去。

她们不知道我的故事,所以偶然爱问我的那位。
我只说,分开了,别的也没什么好说。

有很多故事都是写的情人们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在一起了。
然后结尾。
在一起之后呢?那些柴米油盐,鸡毛蒜皮,消磨掉浪漫和热恋的生活呢?

我从前一直认为,爱情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如同呼吸。
可是感情终究是两个人的事。
爱情只是生活中的奢侈品罢了。
做人总是要继续生活。

我懂的东西实在不多,一技之长也有限。前几年国际赛让家里的态度松动了一些,如今竟然也算是默许了。
我征求了她们的意思,带着名义上的小娘子和她的“好闺蜜”回了杭州。

其实这是妈先提出来的想法,她希望我去做些喜欢的事情。
我一直觉得,她什么都知道。

双胞胎的奇妙联系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叶秋说差不多了,然后催我改了qq密码。

全断了。

回到兴欣之后我比较热衷在青训营呆着,技术部也常常过去。他们十分默契的对关于他的一切事情装聋作哑的无视,我也乐得自在。
偶尔出现他一星半点的消息,也被老板娘急急忙忙的翻过页去。

那两个小姑娘在杭州玩的不错,她们有自己的生活,如今也算是归了队,所以安顿下之后我也就不再打搅。
不过就是她们,絮絮叨叨的交代了几车话,生怕我一下亏待了她们前段时间煲的汤。

最后到头来是沐橙最介意这件事,我玩笑说要不下次你碰到,打他一下?
她也露出很难过的表情,说只想要回之前不难过的我。
我慌了手脚,我说我不难过了,我说我陪你去逛街吧,买裙子好不好?老板娘给我发工资了。

她撇撇嘴,说你可别气我了。
我忍不住揉揉她柔软的头发,我的小姑娘长大了。

七年-4  E.N.D

感谢阅读。

我删了他,也禁止他的设备再登陆我的号。
有他在的群都退掉了。
手机号因为之前恢复出厂设置,也没有了。
他没有找我,我也没有找他。

从此以后,再无瓜葛。

评论 ( 13 )
热度 ( 29 )

© 七荼_一包包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