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七年-5

我想吃炸大虾。

七年-5

你是否对我念念不忘。

从公交车上下来摔了一跤,隔着裤子也磕破了膝盖和脚腕。
一开始没什么感觉,越走倒是越疼。
我嘶嘶哈哈的挡着不让人给我处理,结果被按着手上了药。
老魏方锐几个犊子好一顿嘲笑我,赶我回去躺会儿。

我一个人在家里也呆不住,索性赖着不回去,瘫在沙发上翘着腿指使小孩们干这干那。
无聊极了抱着笔记本玩了会电脑,发现他的签名改成了很烦躁。
删了好友之后我连他历史签名都看不到,也就更加不知道他有没有把以前带我名字的签名都删掉。
我莫名的也有些烦躁。

试了好几个密码,都不对,我再也登不上他的qq了。

我有一点闷,有点不高兴。

职业选手群里我偶尔出来说两句话,只是再也没见过他。
全世界再无一点交集。

我不知道我是放不下他还是放不下一种充实的感情,总之还是有一点留恋。

生活中总有些他的蛛丝马迹没有删干净。
他不太会讲情话,所以都是看了什么觉得好,一言不发的拿给我看。有时我打趣他,有时我也被浪漫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常常把这些都放在qq收藏里。

这天一看,还有之前他突然发给我的情话。

“你是什么时候爱上我的?”
“属于他的时间是模糊的土壤,并没有一块界碑分明写定我对你的爱情,在这一线从无到有。它无非是在某一时刻怦然心动,某一时刻情根深种,某些时刻辗转反侧,某些时刻静海深流。只是它一经存在就寸土不让,直令我在所有的时刻,所有的时刻,对你念念不忘。”


我觉得这是他最含蓄深切的温柔,温柔下使得我如同愣头愣脑情窦初开的年纪,心里柔软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又输了,面对他最温柔的时刻,我根本舍不得删掉。

跟家里关系缓和下来,年节时叶秋总来接我。
回家多了总免不得有场合要去。我不太好意思抱着烟灰缸不闻不问,只得硬着头皮跟在叶秋后面应付。
挡酒的主力军是叶秋和他一个狐朋狗友。
叶秋一般都是把自个瓶子里的酒换成蜂蜜苏打水,那个朋友比较猛,说喝就喝毫不含糊,看得我叹为观止。

我觉得那人很有意思,逗一逗就皱着眉头黑了脸,也不会反驳,只是还帮我喝了酒。
我夸他两句,夸多了他就一本正经的板着脸说别闹,要害羞了。
我说要把这话告诉他秘书,他耸耸肩一脸任我东西南北风。

偶尔他喝了些酒,跟我一起躲在角落里玩打地鼠的小游戏机。

我总爱往他那里凑,一个是不必喝酒,一个是分外自在。

家里觉得我终于有了个“正经朋友”,竟也宽容的默许了我爱逃聚会的事情。

再后来他递过来的果盘和甜点,放的都是我喜欢的样式。
小娘子私下偷偷问,你家那位?
我皱着眉头跟她装傻。


后来我收到了一把椰菜花。
“这是什么意思?”我问他。
比玫瑰花实用。他说,余生太长了,让我陪你吧。

我不知道该答应还是拒绝。
然后他抱了抱我。

我闭上眼睛,一瞬间只想停在有人陪的时光里快点老去。

七年5E.N.D

评论 ( 5 )
热度 ( 28 )

© 七荼_一包包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