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没劲,有点懒,欢迎聊闲。
好骂街,热心肠,乐意帮忙。
喜欢您来

一年多叹

前几日说好了复健,于是重新读书。
看了七宝老师的重读十分有些汗颜,这么对比的话我的阅读时间是远远少于她的。
手头的书不太多,一本行者无疆,一本千年一叹,一套俗世奇人,一本荒废集,还有一本刚买的矫健中短篇作品集。

昨晚匆匆忙忙的看了几页矫健,荒废集有些不爱看了,闲置在书架上。


看到七宝老师的艾特翻出来葡萄牙的几篇重新读了读。从高中一开始读这里就有些不满余秋雨对葡萄牙态度,近几年爱国情绪高涨,越读越不敢苟同。
自身可怜的经历从来不是侵略的借口。这一点我国一直做的很大气,不管是教科书还是主流观点都是从我国自身找的原因,认为是我弱而非敌强。千年以来的文人气度仍旧没有流失,细细品味过来大国风度尽显。
这是特别特别令我高兴的地方



我已经很多年不弹莫扎特了。
整体来说,莫扎特的作品是最简单的,也容易演奏。自始至终都是营造轻松快乐的氛围,偶尔缓和也是温柔的而不是忧郁。
他是特别神奇的作曲家,快乐的一点也不复杂。所以我有的时候觉得他有一点像颜回,一箪食,一瓢饮,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
哦对了,想起来手机上的一部书,马伯庸的末日焚书。讲的是世界末日了一群人在图书馆里讨论烧什么书存活的故事,不太长,让我看的停不下来。实在是没人跟我分享,强行推荐给七宝老师。


我认为不论是大师还是寂寂无名写字自娱的写手,一个成型的作品必然是抛出问题与解决问题的过程。就算没有解决问题,也是提出了作者本身想要解决这个问题的想法。
所以一个作者必然是一切的经历者,切实的体会者。想起来曾经看过李碧华老师说她常常求而不得,所以才有很多故事。
深以为然

人民群众不仅是历史的创造者,还是故事的创造者啊。





人生到此最快乐的时光莫过于跟七宝老师拉呱。
@七宝合成月 

评论
热度 ( 4 )

© 七荼_一包包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