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太平年

一发完结。

文化生韩×艺术生叶

一点小故事


太平年

Part.0

“我和他从初中认识,后来做了一年同桌。”

“没有然后,然后就不太熟了。你还想要什么然后,演电视呢?”

“差不多睡觉了啊,都给你们讲完了。两三点了吧,你们不睡觉不要阻止我延年益寿。”

“昂我又不像老魏,哥还没暴富有点不甘心早死。”


Part1

叶修这天抽烟抽的格外凶,吃饭也是草草戳了几筷子就吃不下了。

只是惯例日常的排练尚且投入,一完事几乎立马兴致缺缺。

乐团里里一干人等觉得奇怪,也不好明着问,聚在一起合计半天推魏琛去旁敲侧击。

只是魏琛对于人情世故也不太灵光,就变成两个人...

[韩叶]人间锋利—3

一点小日常。
想尝试着开个小车,看剧情推进吧
本章节喻黄双花微微出没。
感谢阅读

人间锋利-3
“我不喝酒。”韩文清认真道
“不打紧。”叶修裹着大衣伸出一只手来拽着给他拿着琴谱和暖手宝的韩文清:“跟我上去吧,在这儿怕是要把你弄丢了。”
韩文清来不及答应与否便被他拽着,随着人流往音乐厅外走。

通往音乐学院的昏暗的走廊上全部都是乐团和合唱团的演员,熙熙攘攘中叶修更怕丢了韩文清找不到他,反手紧紧的拽着他手腕。
韩文清被他拽的内心一片没经历过的柔软,便也回手握着他的手腕,只想着这人看起来中等身量,摸起来却是没什么肉的。

再度灯火通明起来是到了音乐学院一楼大堂,叶修把他拉到身边并肩同行然后松了手。韩文清也顺势松...

[韩叶]人间锋利—2

私设如山。
韩叶主,喻黄出没。本章没有喻黄。
第一章在好久之前,羞愧。
写点想写的故事,十分感谢阅读。

人间锋利-2

“我哪能挨打。”叶修塌着腰坐在后台的备用琴凳上,农民揣的样子裹着厚重的羽绒服,和台前的气质一比简直高下立判。

韩文清看他一眼,叶修啧一声道:“哎,你还别不信,哥在东北都称王称霸的。”
大提琴部的张佳乐正好夹着谱子往自己的声部走,闻言伸手拍了拍叶修的肩膀,捂着嘴用大家都听得到的声音道:“老叶,看你朋友在这儿的份上,给你留个面子。”
“哎你怎么回事!”叶修用胳膊肘捣他:“我可记仇,以后你的音乐会不会出现钢琴了。”
喻文州拍了拍指挥台示意众人下一首马上要上台了,这时叶修才从袖筒里拔出手来,...

[韩叶]人间锋利-1

复健。
非囚这个文说起来我很不好意思,之前都设定好了来着,然后我……我都忘了……绞尽脑汁也有点想不起来。最近看看能不能重新设计一下。
新开了个坑,有点腹锈笔钝之感,私设如山,多多包涵。

Cp:主韩叶 喻黄出没

人间锋利

“叶修?” 


叶修刚从台上下来,夹着自己的琴谱掏出烟盒,听到有人喊自己名字连忙答应着:“哎,哎?你好?” 

那人略显局促,皱着眉头干干巴巴的解释:“我是学校的国防生……” 

“哦哦”叶修一脸了然,只当是来要时间表的:“厉害啊,欣赏水平够高的,欢迎你多来听我们院的音乐会啊。” 

那人显然不是叶修想的样子,只是被打断也不好接着说,只道“...

[韩叶]非囚—11

还有人记得这个天坑嘛哈哈哈

除韩叶外本章有一点点黄橙出没。我想因为这个契机写个喻黄番外,不是爱情那种感情,惺惺相惜那种。但是本章没有,只有几句黄橙。理性选择食用奥。


非囚


拾壹

过了正月十五,年也完了节也完了,正事堆积月余,自然有一阵忙碌。

加上再过月余便是越国长公主苏沐橙的婚事。

按说越国不复昔日之强,长公主也是空留一个虚名在世。偏偏威王极为看重,亲自挑选了贺礼,又安排亲信重臣做使臣,不为别的,只是为了苏沐橙的夫家。

这驸马姓黄,祖上是楚国士族,以军功起家。幼时便被送往鬼谷子门下求学。

鬼谷先生惯因材施教,只是到底传给这个后生哪一家之言,世人并不清楚。又因此子常出精辟...

[韩叶]非囚-10


一夜长相守。

天方明些,韩文清便梳洗篦发换上正统朝衣入宫敬贺,回来又马不停蹄的祭祀了祖先。

叶修没同他一道,而是穿着刚刚入齐的旧衣衫独自上了揽月亭,整衣敛容,向着余杭的方向跪而九叩。

家祠的供奉饶是在一向爽利的齐国也是礼数繁多,叶修从揽月亭下来自觉困倦,便回了别院更衣就寝。

韩文清敬罢家祠已近晚膳。他换下正衫去到别院,叶修尚未醒。韩文静也没叫他,自个儿在别院的前厅泡了一壶茶饮着,竟也不觉得闲闷。

待叶修一觉自然醒,洗漱换衣出了卧房才猛然看见韩文清独坐。

“怎没喊我?”叶修取了个茶杯给自己倒上。

“又无要事,喊你作甚?”

“怎无要事”叶修笑着推开一点窗子“落雪纷纷,赏之岂非...

[韩叶]七年-七(完结)

韩文清天天早上六点准时登陆我的号。
我知道六点是他标准起床时间,基本雷打不动。
我也天天早上一起就看登陆记录。
有他的记录莫名其妙还会高兴一点。
这一天天的。
我心烦意乱。
凭什么我上不去老韩的号啊,生气。

生气归生气,该上不去还是上不去。

实在上不去也就作罢了。
忙起来之后,余情这方便显得尤为次要。

闲暇的时候我常常看书。
家里书多,小时不知珍惜,而后漂泊在外,统统把机会留在了现在。
偶然看到这个
“恋人分手之际,还能把话说的平和得体的,肯定是已然变心的那一个。”

这话反复看了几遍,前尘旧事涌上心头,又如退潮般落去。
我突然感觉到十分轻松。

叶秋给我拿来一碟点心,说妈给留的,别人谁也不让碰。
我跟他说,我...

[韩叶]七年-6

我只是缺个人陪我罢了。

他不太会聊天,像个哑巴。
经常我说一句,他说个“嗯。”
然后我翻个白眼,他递过来一朵花。
“哪儿来的?”我好奇。
他无比诚实的指指花瓶,说这里的花他都买下来了,可以随便让我拿。
我装模作样的撇撇嘴,心里已经化成了一摊蜂蜜水。

他那天突然找我,说我不喜欢他不太讲话,所以找黄少天练了。
我吓了一大跳,心想完了完了他咋找的黄少天啊熊孩子还答应了,这下可成黑脸话唠了。
我赶紧说你就是让我不太好接话,没别的毛病,我可以忍着不打你。
他说我都记得。你不爱吃哈密瓜,有午睡的习惯。不午睡下午就会很闹。最近嘴馋想吃鱼虾,可惜过敏没法碰。一热就要吹空调,说都说不听。总说自己不挑食,胡萝卜从来不碰。
我直...

[韩叶]七年-5

我想吃炸大虾。

七年-5

你是否对我念念不忘。

从公交车上下来摔了一跤,隔着裤子也磕破了膝盖和脚腕。
一开始没什么感觉,越走倒是越疼。
我嘶嘶哈哈的挡着不让人给我处理,结果被按着手上了药。
老魏方锐几个犊子好一顿嘲笑我,赶我回去躺会儿。

我一个人在家里也呆不住,索性赖着不回去,瘫在沙发上翘着腿指使小孩们干这干那。
无聊极了抱着笔记本玩了会电脑,发现他的签名改成了很烦躁。
删了好友之后我连他历史签名都看不到,也就更加不知道他有没有把以前带我名字的签名都删掉。
我莫名的也有些烦躁。

试了好几个密码,都不对,我再也登不上他的qq了。

我有一点闷,有点不高兴。

职业选手群里我偶尔出来说两句话,只是再...

[韩叶]七年-4

还是继续往下写下去吧。
一地清茶淡酒,只是普通生活,没什么跌宕滋味。

七年-4
后面的几日都过得很艰难。
我扔掉了手机,却抑制不住胡思乱想。

我忍不住上了一次他的qq号,后来发现他把密码改了。

一切熟悉的东西都离我远去,残存的只有一个名字。

家里不断安排了相亲,我只觉得每个姑娘都长的差不多。

妈好像比所有人都通透,她那天跟我说,别难为自己。
我觉得叶秋又把什么都说了。

我勉强的吃些饭,帮叶秋打个下手,周旋在何种世交名媛当中。

有一个故事是说,从一出生就是世家贵女,家里没有重大变故她便一生不会有什么挫折。
问她玩什么,则是一三五琴棋书画,二四六钢琴音乐剧和鉴赏,周日名媛茶会。一脸的不食人间烟...

© 七荼_一包包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