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非囚-1

先秦向,韩叶为主cp。

好久没有除草,都比楼高了【

如果可以,那就开始了。


非囚


何谓九州?河、汉之间为豫州,周也。两河之间为冀州,晋也。河、济之间为兖州,卫也。东方为青州,齐也。泗上为徐州,鲁也。东南为扬州,越也。南方为荆州,楚也。西方为雍州,秦也。北方为幽州,燕也。

                                                            ——《吕氏春秋·有始览》

“叶将军,午膳了,家主有请。”小厮挑起门帘进厅打了个千儿,在门口垂手站着恭敬的请道。

叶修放下手中的毛笔,道:“稍等。”而后起身转入内堂洗手更衣方才出来。

“有劳引路。”

“您请。”小厮替他挑起门帘出了厅堂。

一路只见府内景致疏朗大气,春柳新发,刺柏长青,倒也生机盎然。

走过回廊便是正堂。

小厮把叶修带到餐厅,行了礼便退下了。

“叶大将军。”主座上的男人笑着站起身来,右首座也跟着起身。

叶修拱手轻一欠身:“王上,韩大将军。”

“大将军请入席。”齐威王虚扶一把。

叶修直起身来走向下座。

“不不不”齐威王见状忙道:“叶将军乃我齐贵客,不知近来几日可否习惯,还请上座。”

见侍婢已经置好左首座,叶修便只好依言走过去。待齐王坐定,韩文清和叶修才各自坐下。

叶修坐定笑道:“王上言重。连日叨扰尚未多谢照拂。叶某自知身为孚囚,不胜惶恐。”

“将军说笑了。”齐王放下只引了一口的酒盅,接道:“用你们的话讲,本王虚左待您。”

“王上可贪心,韩将军已是难遇良将。”

齐王大笑道:“良将任谁皆是不嫌多的。叶将军慢慢考虑,来日方长。请!”

为将多年,叶修如何不懂的齐威王的意思,他那里酒盅向前一让,仰头饮尽。将一眸忧虑沉入眼底。

放下酒杯,依旧是一脸清明了然。

 

酒过数巡,须臾膳毕。

齐人素来善饮,叶修却不胜酒力。旧时带兵他束下最严便是禁酒,此时便是有醉醺之意。又吃了盏茶缓了缓,方才告退。

 

自盘古开天地,大禹分九州,而后复夏商周,分封诸侯。却不料周王室中落,群雄四起诸侯并立,是为春秋。再后韩赵魏三家分晋,强越渐颓,有志诸侯各自变法。齐等万乘七国力压群雄,敌侔争权,是为战国。

春秋末战国初,强越不复一国独霸之势,虽是如此,却也从未有任何一国敢轻视。

待越王无疆即位,愈发争强好胜,想要重振昔越雄风。于是大举出兵北上伐齐,向西攻楚,欲建威中原。诸大夫屡谏不纳。

公元前333年,授大将军叶修虎符,命之带兵北上。

正是五日前,越将叶修与齐将韩文清在泗水,第数次会战。

 

昔日齐越会战,齐多惜负。也正是如此,齐越对峙多年,成了宿敌一般的对手。只有彼此交手才最是了解,最防范,也最为激奋。

越国国力渐颓,兵力自是不能与全盛之时相比拟。再加上齐国几年来愈发流畅成熟的兵法运作,纵使越将何等精通兵法韬略,仍是会败的。

只是这一败与往日皆不同。齐重伤副将吴雪峰,不出三日身殒。弓箭手射伤主将叶修,且将其俘回了齐国。

齐举国欢庆,而越上下震惊。

外部这一切轰轰烈烈,叶修通通尚未知晓。

自他从昏迷中醒来,便已然身在韩文清将军府了。

齐人素来爽利。待叶修膳毕告退,韩文清起身施礼直言道:“王上远谋。只是臣与叶为敌数载,以那人的性子,怕是不易归顺。”

齐威王饮尽杯中残酒,笑道:“韩卿忠良,叶将军多是不肯归顺的。就算是肯归顺众卿和寡人亦会诸多思虑不敢重用,实损我齐国威啊。正因如此才更需困住他,万不可放虎归山,自绝前路。”

韩文清了然。

威王又道:“寡人将他置于你将军府,着实安心,只是辛苦韩卿了。”

这将军府家丁众多,地位超然。自然是体面又稳妥的软禁。韩文清心下明白个中算计,再次施礼应下。

叶修算是正式的在将军府安营扎寨。

 

虽说是在敌国,叶修的待遇不可谓不好。

仆役众多行动自由,将军府里的别院全部归了他;一日三餐与韩文清同席而食,除了每日不必朝觐,一些个机要内容不便参与,其他的跟这个真正的大将军几乎是相差无几。

 

镇日无事,叶修常执笔练练字,或者搁笔随手摸个什么树枝软缎,活动活动筋骨,有时也去校场骑射一番。

为敌数载,齐国将士们对叶修可谓熟悉至极。

向来以实力说话的齐国军营中,对大将军韩文清的感情算是实打实的又敬又畏,对叶修的感情便是实打实的又敬又恨。

只不过没人承认个中之“敬”罢了。

叶修没有上卿的架子,比起韩文清更是随和得多。将士们又爽利,去的次数多了,便也就熟了。

有时兴致高昂,应个射术体术的小擂,极少有负。

偶尔碰上韩文清去校场,将士们也是多去蹿腾叶修跟大将军比试一番。

对此他总是咬着草根儿笑的人自动投降,从未表态过。

再后来,叶修要了一片修竹,植在别院屋后。


非囚T.B.C


总觉得先秦的齐国和越国真是意外的适合韩叶啊,有不严谨的地方还请多多指正多多包涵辣=w=

评论 ( 12 )
热度 ( 43 )

© 七荼_一包包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