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非囚-3

每天凌晨也算日更【

开了个小段子玩儿,放在最后了,图一乐。

正文请下看。


百密一疏,百密一疏。

晚膳过后,叶修正略坐待茶,韩文清习惯性的问:“近来如何?如有所需还请直言。”

叶修闻言起身站立拱手施礼:“多谢顾念,叶某不胜感激。”

韩文清被叶修真心实意的郑重弄得一愣,才慢慢反应过来原是他知晓了越国的事。

韩文清张了张口,想问是谁告诉他的,想问他知道了多久,想问的好多,最后却吐出一句:“还好吗?”

离口而出的话中间经过的繁复转化,连他自己也闹不清楚细节。

没想到韩文清会有如此之言,叶修顿了顿,然后笑了笑,答道:“我?还好吧。”

这一来一去没有用一个敬语,也没有一个多余的字,两人也不过隔了几个酒盅茶盏的距离,却总让韩文清觉得叶修云淡风轻的太过厉害,似乎下一瞬便会乘风而去,羽化登仙。

韩文清一直不擅长言辞,此刻更是不知道应该如何应答。他饮了茶,留了一句:“昼日疲乏,早些休息。”给叶修便匆匆离去。

叶修答应着,慢慢饮了养生茶,这才起身回别院。

是夜,韩文清习惯性的给宝马烈焰加了一把草料,正要回房,忽然注意到府山方向传来一阵乐音,并不飘忽,但是含着清清冷冷的音色。

韩文清脚下一转步向小山。绕过回廊山入眼帘,山上的人也直直的闯入。

正是叶修。

他南向长立于山顶揽月亭中,韩文清走过去,负手站在他身后。

叶修徐徐的吐罢最后一个袅袅长音方才放下手,转身朝他笑道:“你来了。”

“叶修……”

“嗯。”叶修道:“昔者,舜弹五弦之琴,造南风之诗,而天下治。我找了找,你的别院里没有琴。若是叶某去剪了你的马尾做琴想来你必是要心疼死,所以做了这个。”说着叶修扬了扬手里的竹笛。

“试了试音,听着怎么样?”

“好。”韩文清说。

“没有,羽音不太准。”叶修有些遗憾。

韩文清道:“宫商角都准。”

叶修有些惊讶的抬头撇了撇嘴:“原来你懂。”

“只懂一点。”韩文清坦诚:“小时候学过,学不好。”

“我的国人,大多通音乐,喜琴酒诗歌,偏安逸闲适。无奈先王好功,而今国也分了,只是……”

“叶修”韩文清打断他的叹息,半晌沉默后道:“你想什么,有我能帮的,必尽全力。”

“我想……回余杭吧。”叶修说着自嘲的笑了笑:“说笑的,不叫你为难。阶下囚嘛,这就够好了。”

“不,你是我座上宾。”

“莫要哄我,又不是小孩了。”

“照样幼稚。”韩文清皱起眉头说他一句,只是偏生背着月光。

明月皎洁,叶修的细枝末节尽收入韩文清眼中,而他自己却在背光处,既像不动声色,又像是头一次尘心自动的匆匆掩饰。

次日,又是晚膳用罢,韩文清取出一把马尾递给叶修:“我不会挑,你自己来。”

叶修接过来细细一看:“这可是……”是音刚刚上扬,便被韩文清一个“是”字挡了回去。

“我只用五根做弦,哪里要这样多。”

“留着来日换弦用罢。”

“也好,绝了后顾之忧。”叶修笑:“待我吃了这盏茶,便去思量着寻一块好木材。”

须臾茶毕,叶修带着马尾特意去了趟马厩,果然不出所料,短尾的烈焰在厩里立着,正饮水。

叶修安慰般的拍了拍烈焰侧颈浅浅的做了个揖:“马兄有劳,多谢多谢”

再回到别院,已然是明烛高燃。

叶修散开马尾,细细的挑选出五根粗细合适的预备做弦,又把剩下的收拢起来,安安妥妥的放置高阁。

好弦须配好琴木,但这种随缘的事情任是谁也无法强求。

 

数日之后正是休沐之期,镇日无事,韩文清邀了叶修一并去林中射猎。

二人皆恨不能是十八般武艺在身,又属豪爽之辈,不屑待琳琅随从,两人两马两弓两匕,轻装前去。

林深路歧,挡不住韩文清叶修这般乱世中马背上替王打天下修炼出来的高明骑术,歧路亦如平行之地。

待二人行至猎林便放缓了速度,着眼于寻找猎物。

叶修的马镫也没有好好的踩,坐在马背上一晃一晃的。他扭头开口:“老韩,来比一场。”

“比什么?”韩文清兴致很高。

叶修举目四望,道:“猎飞物,以雁之高、雀之微、物之珍为最。”

“好。”韩文清应的干脆。

“爽快。”叶修取下弓。正逢一队离雁飞过,叶修挽弓搭箭控弦,羽箭飞出,领头雁应箭而落。

叶修得意的冲韩文清挑挑眉毛。

韩文清见状取下弓就是一箭射出,押尾雁带箭直落。

他驱马奔向落雁,留句:“开始”在身后慢慢消散。

叶修摸了摸下巴:“还是那个死性子。”

他把弓箭重新放好,坐直了身子,踩实了马镫,纵马而出。


非囚T.B.C.

改对话毁气氛系列-1

叶修的马镫也没有好好的踩,坐在马背上一晃一晃的。他扭头开口:“老韩,来比一场。”

“比什么?”韩文清兴致很高。

叶修举目四望,道:“猎飞物,以雁之高、雀之微、物之珍为最。”

“好。”韩文清应的干脆。

“兄替,来,比一哈!”

“比什嘛拉!”韩文清兴致很高

“猎巧儿,克里马叉!”

“巧儿有甚可耍”

“喋之,多放辣子不要凑”

“妥”

【沉浸在青曲社中的七荼】


评论 ( 1 )
热度 ( 24 )

© 七荼_一包包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