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非囚-8

这一更好短的……下一更会长【保证脸】

不知道还有没有一直看的小伙伴,总之还是蟹蟹啦!


非囚

若是真个如此,一路走完这余生倒也欣喜。

他不通音律也没关系,不精诗赋也没关系,是他就够了。

只是他对了,却还有满天下的身不由己来拦路。

 

叶修拿着削好的筷子走过去,掀开盖子用木筷试了试米——刚刚好。

他满意的垫着布把蒸屉从炉上拿下来搁到条案上,然后熄了炉火,拉着韩文清一起坐到条案的另一边。他解开丝袋倒出桂花,道:“还须细细的选一遍桂子,只要恰好半开的留着。全开的朵儿要是够多,还能留着做上一碟子桂花糕。”

“那这没开的花苞,酒家如何处置?”韩文清挑出一个来,举着问。

叶修一笑:“便赏你玩吧。随我杂工半日辛苦,这算是报酬。”

“……”韩文清不语,挑出一簇开得正热烈的桂花来,簪在叶修发冠旁:“夫人甚美。”

叶修正低头挑的仔细,似乎是随口回道:“你都这么说了,我应该说什么?”

“就说,谢老爷吧。”

“原来韩将军姓谢啊,那是在下失礼了。”

四两拨千斤,韩文清挑挑眉,叶修笑笑,各自默契。

桂子挑得,蒸屉也凉透。韩文清和叶修把米分成三份装到酒坛里,加酒曲封坛,放到阴凉处;细细选出来的桂子加糖渍起来,与酒坛放到一起,这一日算是完工。

又待几日,米酒甜甜糯糯的酿得,便可把糖桂花加进去,再以土封坛,埋到桂花树下。

其实在米酒酿成时,韩文清就起了先尝之心,无奈叶修不松口,又保证桂酿远佳于米酒才作罢,只是仍旧惦记着多早晚才能饮上。

这个叶修倒是痛快:“此酿最佳之饮是在一年之期,先饮未尝不可,只是仍需要一些时日积淀。倒不如你我约定,除夕之夜开一坛,如何?”

“除夕之夜?”

“正是。若无他事,你我围炉把盏,倚栏听风闲望观雪,或抚琴舞剑又或闲话里短,岂非快事?”

韩文清想着他描绘出来的情景,忍不住微微含笑:“如是甚好。”

叶修:“……”

韩文清心下奇怪:“怎么?”

叶修摸摸下巴“原来你会笑啊老韩。”

这下轮到韩文清无语,叶修十分大度的拍拍他肩:“没事儿,别害羞。为兄也会笑。”

韩文清斜他一眼,道:“酿师贤弟今日辛苦,不如提早摆膳?”

“将军饥乏?”

“尚可。”韩文清实在忍不住抬手揉了揉眉心:“食不言。”

叶修见好就收,也没再打趣。二人随之换衣净手,提著用餐。


非囚T.B.C

评论 ( 11 )
热度 ( 24 )

© 七荼_一包包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