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非囚—11

还有人记得这个天坑嘛哈哈哈

除韩叶外本章有一点点黄橙出没。我想因为这个契机写个喻黄番外,不是爱情那种感情,惺惺相惜那种。但是本章没有,只有几句黄橙。理性选择食用奥。


非囚


拾壹

过了正月十五,年也完了节也完了,正事堆积月余,自然有一阵忙碌。

加上再过月余便是越国长公主苏沐橙的婚事。

按说越国不复昔日之强,长公主也是空留一个虚名在世。偏偏威王极为看重,亲自挑选了贺礼,又安排亲信重臣做使臣,不为别的,只是为了苏沐橙的夫家。

这驸马姓黄,祖上是楚国士族,以军功起家。幼时便被送往鬼谷子门下求学。

鬼谷先生惯因材施教,只是到底传给这个后生哪一家之言,世人并不清楚。又因此子常出精辟入里之论,被世人奉为大才。

这门婚事是苏沐橙的亡兄定下的。

在苏沐秋还是少年族长,游学天下的时候,与少年黄少天一见如故。彼时黄少天尚未崭露头角,定下这门婚事多少有些下嫁的意思,任凭越国老世族如何劝苏沐秋也不松口。而今这王室失了势,天下反倒开始交口称赞这英年早逝的小士族生得一副好眼力。

为了招揽到黄少天这个大才,威王算是下足了功夫。贺礼件件精致珍贵,又是张新杰亲自带门客前去,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之前韩文清答应过替叶修捎些东西,自然不会食言。叶修也坦然得很,只是一个木盒装着早就做好的钗簪,亲笔书简更是简单,只一根木签。

上书:吾妹大婚,祝与尔夫此后万事安好,勿念为兄。叶修

 

正月已逝,军师张新杰又不在国中,韩文清一日可见一日的忙碌起来。

叶修生性怕寒贪暖不愿早起,韩文清晨起后一时也没有胃口进早膳,见日以来遂成了韩文清朝会后回府,带上温热正好的清粥小食去别院喊起叶修来一道用饭。

叶修自然乐得清闲,早晚待到韩文清过来才不急不躁的梳洗更衣。

用完了早膳便又是一日的家国天下。

掌军多年,叶修自然知道年后有一阵忙活。回营的兵要操练,诸侯各国也要周旋,整日下来韩文清竟也有烦闷之感,免不了跟叶修念叨几句。

有次叶修打趣他:“我给你想个法子吧?”

“有人一起饮食起居加之可日夜长谈已经很不错了。”

“你要求可真低。”

韩文清一时不知他此话何意,于是岔开话题:“你要是闲的不舒服还不如去替我操练操练新兵。”

“嚯,就不怕我带的这群兵反了你吗?”

“尽管带。”韩文清低笑一声并不在意。

“你想的倒好,这么麻烦的事。要不我给你算一卦吧,权当排忧解难。”

“这个不麻烦?”

“不麻烦不麻烦,就是哄小孩的。”

韩文清:“……”

“哎呀说漏嘴了。”叶修兴致盎然:“你想算什么?”

“算我。”

“你什么啊?”

“没什么,就我。能算吗?”
“能能能。”叶修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从袖袋中掏出龟甲,扔到炭盆里,半晌后拿来仔细端详一番,又掐指暗算一阵,才笑道:“将军好命格,长命百岁之兆啊。”

说罢顿了顿,像是没忍住一般又道:“祸害遗千年,古人诚不欺我。”

韩文清皱起眉头,却也不恼他。

一旁侍候的家仆却忍不住偷笑,心道:“也就这人,天下再无其他。”

韩文清道:“再算一卦。”

“行啊”叶修挑挑眉:“算什么?”

“算……姻缘吧。”韩文清垂下眉眼喝了口茶。

叶修双手拢进袖子,无意识的摩梭着刚刚那片龟甲,轻挑起唇角:“山人道行浅,这卦…不好算的。”

一时间寂寥辛苦滋味涌入心头,半天品咂不出其中味道。

韩文清见他这个样子反倒是笑了,拎起茶壶给他添了些热水,道:“莫难为,当下便好。”

叶修轻叹:“也算是。”


非囚T.B.C



感谢阅读~

今天本来是上来替小师妹艺考报名和做艺术概论小抄的,顺便下载了tickeys,打字儿的欲望一发不可收拾,遂赶紧更新非囚。

我已经是拥有听觉上的机械键盘了!我很满意。

存货快没了,是时候笔耕了。

感谢还记得这个的小伙伴们,无以谢罪,拜个早年吧。


评论 ( 2 )
热度 ( 24 )

© 七荼_一包包糖 | Powered by LOFTER